「以终为始」的永恒视野

2925 期(2020 年 9 月 13 日) ◎ 教学抗逆 ◎ 罗懿舒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生命影响生命」大家耳熟能详,尤其是在教育界。不错,人的生命可有极大的典范作用。由於学生爱模仿,故老师生命的良好示范,更是活生生的教材,胜过千言万语,可触动人心,并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但想深一层,原来死去的人所发挥的感染力也不容忽视。

  要别人怎样纪念自己

  最近阅读《田家炳:朱子治家格言与信仰之路》,很受激励。田老先生生於乱世,不足十六岁,就要肩负持家重担,但却努力投身事业,并以薄己厚人,「做好人」,继而「做好事」为人生座右铭,慷慨支持教育事工,甚至把几十亿身家全数捐赠出来,而不是留给儿女。又选择居住简朴公寓大楼,把自己的别墅变卖成为善款。田老虽已返天家,但肯定他的仁心风范长存。

  我又想起史提芬柯维 (Stephen Covey) 的巨着《与成功有约》,其中一篇印象深刻的是邀请读者幻想自己的丧礼。柯维挑战我们去想像在丧礼中别人会怎样缅怀自己作为配偶丶父母丶儿女丶亲戚丶朋友丶同事;他们会记念自己性格丶成就的哪一面?他认为若是我们晓得这样想,就会「以终为始」,懂得智慧地审视现在的生命有否被忙碌丶次要或微不足道的东西夺去自己原有的目的,也会问「每一天有否有意义地促进生命终极的理想目标?」

  人死绝不如灯灭。 死後,我们的影响力还不断传留在别人的脑海心灵中。 对於有信仰的人,因有永恒的视野, 就更容易理解死後生命那一种超越时空的延续。华理克牧师说得很好:「生活在永恒的视野会改变人一生的优先次序」,即不同价值的选择。

  怎样以永恒视野选择人生路径

  一个善用永恒视野作选择的例子就是英国宣教士李爱锐(Eric Liddell),李最享负盛名的事迹是他在一九二五年奥林匹克竞赛的惊人选择。他原先准备参加一百赛跑,却临阵放弃,转而参加自己不太擅长的四百米竞赛。原因是前者比赛编排在礼拜天举行,对他来说这是安息日,是敬拜神的日子,故不能参赛。不过他的坚持却带来喜出望外的成果:获四百米金牌,且刷新了世界纪录!但李爱锐出人意表的选择并不止於此。虽一举成名,前途无限,他却毅然转换人生跑道,远赴当时兵荒马乱的中国成为宣教士,在天津一所平凡中学任教,并运用他天赋的运动才能感染同学,参与人生另一场亮丽的宣教竞赛,换来学生极度的爱戴和尊敬。

  对李爱锐来说,天上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前五4)超越人世一切短暂光芒。一直鞭策着他就是那份「以终为始」的坚持,这样忠於自己信仰价值的人生选择,不正是生命影响生命丶不枉此生的——灿烂夺目例子吗?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