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语音是否受气候影响?(一)

2925 期(2020 年 9 月 13 日) ◎ 译经随笔 ◎ 洪放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前几期笔者曾谈论有关士师记里「示播列」和「西播列」两词发音问题,带出了‘sh’音和‘s’音这个议题。令到笔者困惑的,是为甚麽有些语言具有‘sh’音,甚至出现频繁,使用率高;有些却没有,只有‘s’音;有些甚至连‘s’音也没有!我这里说的「语言」,也包括「方言」。例如广东话没有‘sh’音,泰国话也没有,记得我曾听到泰国朋友把go shopping 说成 go chopping,把 fish & chip 说成fich & chip(好像古代以法莲支派人不能发「示播列」的‘sh’音),於是只好发较接近的‘ch’音(国际音标符号作/ʧ/)。无巧不成话,西班牙语丶泰语,以及粤语丶闽语等华南方言都有这个‘ch’音,却没有‘sh’音。

  有哪些语言连基本的‘s’音都没有?太平洋的大溪地语丶基利巴斯语和马绍尔语没有,既没有‘s’音,更遑论‘sh’音,所以音译圣经里众多专有名词时,需要面对很大困难。基利巴斯语解决方法,就是用‘ti’音代替,有点像粤语的「次」字音。大溪地语的圣经索性把所有‘s’音转为‘t’音,於是「耶稣」音译作「耶都」丶「约书亚」作「约都亚」丶「和散那」作「欧丹那」丶「耶路撒冷」作「耶如塔若米」(Ierutaremi)等。

  提起「耶路撒冷」转为「耶如塔若米」,读者需要以汉语发音Ye-ru-ta-re-mi,来读後者的音译,才能领略这个圣城的「冷」音变成「若米」,就是因为大溪地语没有‘l’音,要用‘r’音代替。无巧不成话,日本语像大溪地语,也没有‘l’音,只有‘r’音,所以日本人说英语比较吃力,把含有‘l’音字读成‘r’音。广东话刚巧相反,只有‘l’音,没有‘r’音,所以「Rolex表」广东话发音成「劳力士表」。

  笔者从事翻译和语言研究多年,发现一个奇怪现象,就是发‘sh’音的语言大多位於温带丶寒带地区;北方汉语和日本语(例如sushi丶sashimi)都是温带丶寒带地区语言,含有很多‘sh’音词。至於只有发‘s’音的语言,则多数在亚热带和热带气候地区,例如粤语丶闽语丶泰语。那几个连‘s’音都没有的语言,却出现在极炎热潮湿气候地区。这个奇怪现象只是笔者初步的观察,也许需要收集更多语种语音数据,以及该地位於纬度的高低,即离开赤度有多远,来作广泛统计和比较。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