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示播列」和「西播列」(一)

2919 期(2020 年 8 月 2 日) ◎ 译经随笔 ◎ 洪放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二零一四年笔者曾在本报专讨论士师记十二章里提及的「示播列」和「西播列」,觉得还涉及很多值得谈论之处,而且引申出更多的有趣题材,故此今次再提这两个译词,作为引子。

  士师记十二章里提到以法莲人因为发音不准,把「示播列」说成「西播列」,结果揭露身分而被杀。古代以色列人虽然分为十二个支派,但应该不是甚麽人口庞大丶散居在幅员辽阔疆土的民族,各支派更没有长久分隔而不相往来。以色列地其实不大,今日从南部的别示巴到北端的但,开车两丶三个小时就可行毕全程。再者,令笔者困惑的,是以法莲支派古时分获得的疆土位处中央,他们领土就在犹大耶路撒冷以北,可以说位於中心地带,四通八达连接各处支派。然而,以法莲支派的人却又怎会早於士师时代竟然逐渐发展了自己独特的口音?他们不能发出「示播列」中的「示」音,即国际音标所指的/ʃ/或英语的‘sh’音,而只可发出‘s’音。前者「示播列」的第一个希伯来文字母为‘shin’שׁ,後者「西播列」的第一个希伯来文字母则为‘samek’ס。

  再令笔者困惑的,是人类社会的发展好像总是会演变出多种多样的语言和方言,这是否应验了创世纪巴别塔的诅咒呢?令笔者惊讶的是在编撰「希伯来文-中文词典」时,发现了希伯来文一个特殊现象,就是含有/ʃ/或英语的‘sh’音的词汇特别多,而含有‘s’音的词汇相对比较少。就举些数字例子,在通用了上百年的Brown-Driver-Briggs希英词典里,收有以shin字母开首的词条多达533项,而以samek开首的词条则只有205项,不到一半!

  由於本周刊的读者大多数说粤语,故笔者需要交代清楚,这个‘sh’音(即国际音标符号/ʃ/所代表的)粤语是没有的,粤语唯一比较相近的音,也许「特殊」一词中的「殊」字或「薯仔」中的「薯」字。但严格来说,粤语的「殊丶薯」字准确拼音应为‘xu’,而不是‘shoo’。总而言之,这个‘sh’(/ʃ/)音就好像把食指头放在紧闭的撅嘴丶叫人不要作声时发出嘘声的那种声音。相反地,标准汉语里这个‘sh’(/ʃ/)音则多得很!

  以下是希伯来文「示播列」和「西播列」两词,差别在於两词首个字母: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