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了五十年的问题

2919 期(2020 年 8 月 2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近日不少人诟病香港年轻一代不爱国,缺乏家国情怀,令我想起曾经有一个年代香港的年轻人丶大学生,都很认同自己的祖国,有浓厚的民族意识。

  那是上世纪中叶一直至七丶八十年代,其中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标记,就是当年一纸风行的《中国学生周报》。这份以「中国」为名的学生周刋,创办於一九五二年七月,停刊於一九七四年七月二十日。其间二十二年来,刚巧横跨了香港动荡丶稳定丶发展丶变化的历程。当然有人说它有「外国势力」在背後撑腰,有其政治任务,但若细心客观地翻阅这二十二年的周报,不难发现其本身具备紧贴时代脉搏,努力求知求真的性格和生命力,体验了与香港青年读者忧戚与共的独特风格,这大概可反映在它的创刊词中:

  「我们不受任何党派的干扰,不为任何政客所利用,⋯⋯我们畅所欲言,以独立自主的姿态,讨论我们一切问题,从娱乐到艺术,从学识到文化,从思想到生活,都是我们研究和写作的对象。」(创刊词: <负起时代的责任>)

  翻阅该周报,出版二十多年来担任各版编辑的人名字多是响当当,例如徐东滨丶余英时丶孙述宇丶陈特丶胡菊人丶陆离丶也斯丶李国威等等; 至於作者,更多是一时豪杰「大师级」的:钱穆丶唐君毅丶张丕介丶司马长风,以至较後期的西西丶舒巷城丶小思丶昆南丶绿骑士和刘天赐等。

  说《中国学生周报》启蒙了香港青年人的家国情怀和社会意识,以至对现代文化的向往,完全不为过。曾经疯魔一时的漫画小狗史诺皮,它最早是随「花生」(Peanuts)羣在一九六一年出现周报上。「音乐版」既介绍古典西洋音乐,也推介披头四。不由你不知,一九七一年,周报甚至出了「电脑在香港」小辑,而同年更号召香港青年进工厂体验生活,又出版了纪念「七七」示威特刊,这些都是非常前衞的创举。

  七零年一月,周报以「香港华籍青年何去何从:个人?香港?中国?世界?」为题做专辑。足足半个世纪了,这个课题似乎仍未找到答案,又或者新一代香港青年已没有耐性像那些年的前辈去找寻。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