阐释社会文化情绪劳动
疫情变局反思工作意义

2919 期(2020 年 8 月 2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会早前在网上举行「边一个发明了返工」公开讲座,於七月十七及二十四日,分别由香港浸会大学人文及创作系高级讲师骆頴佳博士分享「情感资本主义下的情绪劳动」;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副教授龚立人博士分享「工作尊严:在疫情下生活的颠覆反思」,以不同角度探讨工作的意义。

  情绪劳动 理解工作异化

  骆頴佳博士开首时借用《机动部队》的图指出,资本主义的特性,就是非常悦目,但令人疲累的生活状态。他续引述马克思论工作《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劳动是工人外在的东西,不属於他的本质,人在劳动中否定自己,精神受摧残。

  他直指,在香港很多人返工等放工,研究请假攻略去旅行,「很多人的工作都是否定自己,例如内向的人去做销售员,心情差仍要笑面迎人,being(存在)被否定就会感到不幸,不投入工作。」他指此种「异化(alienation)」,源於工业生产的过程,将工人与自己丶工具丶产品丶过程的疏离,上班时令人感到身体不属於自己,也能解释为何近年愈来愈多人做斜杠族(Slashes,意即:多样化工作)和自由业工作者,因工作与自身减少异化,虽相对地有选择权但要承受风险。

  他续言,为资本家打工,被要求两个不同的情感,一是上班时有纪律,防止情感不乱发脾气;二是下班时要有快感和放纵身体去消费。他引述着名哲学家傅柯(Foucault)提出的生命政治,人以各种方式来调控,例如上班「说是非」成为渲泄情感的渠道,「偷懒」是向异化说不;而流行文化商品,如职场斗争片丶流行曲等不少亦是安慰式情感,渲泄打工仔的抑压情绪。此外,有社会学家认为,资本家会制造「欠债主体」,如买楼丶保险丶信用卡等,使人产生许多忧虑和恐惧。

  他指,社会学家霍希尔德(Arlie Hochschild)曾提出「情绪劳动」(emotional labour),指的是整个私人生命都被操控,如笑容被标准化,假面目削弱自我与他者的联系。在今日「竞速社会」下,使人抑郁丶紧张丶暴躁,速度稍慢就被指骂,跟不上步伐的人会被淘汰,对於内向型行动缓慢的人特别痛苦,他直言,不少隐闭青年并非无能力,而是无法适应要求不敢去工作。

  他续引述哲学家韩炳哲《倦怠社会》(the burnout society),社会讲求功绩主义,人变成追求功绩的主体,将所有事都变成一种数字,升职加薪好像会有好的前景,而追不上节奏的人易患上忧郁症,自我倦怠,「每个人变成一个project(项目),不断写靓履历满足社会的安排。」结果造成两极化,一些人选择放弃,宁做废青;一些人选择搏尽,将自己变成计画。

  骆頴佳提醒,无法进入主流丶情感失控不用怪责自己,今日愈来愈多新世代不愿意进入旧框架,「社会不是滴水不漏,透过抗争可以转化。」他指,早年已开始有人选择舍弃社会工作,转行种菜;近日多了人讨论移居台湾生活,有的开独立书店卖书,亦有朋友不工作留家炒股,更多人加入斜杠族和自由业工作,他认为新一代愈来愈多人用新的生活方式工作。

  再思尊严 视工作为礼物

  龚立人博士强调,工作尊严包括三方面,第一是工作者不应被视为工具,他与雇主或工作关系也不应以金钱衡量;第二,工作不单是表现自我,更是贡献社会和人羣的礼物;第三,职业无分贵贱,人可以享受劳动工作後所得的成果或回报。

  今次疫情持续时间远超预期,市民希望生活回复正常。他指,「正常」社会文化以交换价值厘定生活,例如以赚钱多寡衡量人的重要性;雇员关系只建基於一纸合约,用完即弃;甚至交换价值反映在医疗及教育上,以金钱衡量病人和学生的价值等。此外,部分雇主透过控制工作时间表和处分机制,规范雇员的生活,但纵然工作充满压迫和不公义,社会文化却赋予工作极高意义,彷佛工作令人从懒惰中拯救出来。因此,他认为当人们渴望回复正常生活,应思考何谓应向往的生活,并挑战从前「正常」社会的特质。

  龚博士续言,疫情下失业率攀升,保就业不只为维持市民生计,更给予人机会继续发挥所长,提升自信。他解释,工作除了获得收入外,更能培养人际关系,丰富人生经验,所以失业不单失去收入,更意味着失去这些非物质回报。惟疫情下在家时间增加,让人反思全职家庭工作者的人生经验并非建基於工作,而是从亲朋好友的相处中建立。因此他认为,从前社会过分重视产生「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经济活动,却忽略了一众家庭工作者;同时更反映人并非只在回报式工作上建立人生,也可透过不同层面和活动,丰富人生经验。另外,疫情下餐饮业处於寒冬,有人刻意光顾经营困难的餐厅,他直言这种互助超出了「正常」社会强调消费和工具式的文化,为工作建立了一种新的价值。

  有商人於疫情期间生产口罩,贡献社会;餐饮业则更用心为食客建立安全衞生的环境。他赞扬,只有将工作视为「贡献他人的礼物」,才能改变人与人的相处模式和工作态度,「工作中多考虑别人,其实就是回复了工作是一份礼物,当我们从礼物角度思考工作时,不但人性化了工作,也回复了工作本身的意义。」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福传中华踏脚石】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