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会反思圣餐有必要「再出发」?

2918 期(2020 年 7 月 26 日) ◎ 阅读马拉松 ◎ 杨思言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有关圣餐的神学书可谓多不胜数,在我神学院的图书馆霸占好几排书架了,为甚麽我还要写一篇讨论圣餐的论文?亦有不少朋友问我∶「圣餐有甚麽好写啊?」但宗教改革的口号 ecclesia semper reformanda(永远在改革的教会)提醒我们,教会必须不断反思既有的神学。今天不同新教宗派的圣餐神学,皆是在十六世纪宗教改革时形成的,建基於当时期的神学伟人的讨论,如路德丶慈云理丶加尔文等。但他们活在中世纪的欧洲,与我们今天的世界(例如占中後的香港!)可说是大相径庭!那时期的欧洲还是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基督教信仰是基本设定。再者,当时的改革神学家面对的是罗马天主教廷的腐败,面对信徒被要求向神职人员告解丶买赎罪券等,还要倚赖神职人员在弥撒中为他们献祭,所以改革家不断强调个人得救,强调灵魂和良心的慰藉。对他们来说,罪的问题在於对基督缺乏信心和肯定,因此圣餐的重点在於个人对救赎的认知,强调个人直接与主相交。

  不用说也知道,今天香港教会面对的处境跟中世纪欧洲绝不可相提并论!今天,教会面对的问题不是信徒以为要告解丶买赎罪券,或以为牧师化身祭司为他们献赎罪祭。在今天,不但基督教信仰不是主流,基本上社会普遍认为宗教信仰是无关痛痒(irrelevant)的,不适合於公共领域。今天教会的挑战是使福音在社会中 relevant,所以还仍需要再强调个人得救丶个人的慰藉吗?今天,社会对罪恶的理解不再限於个人内心或灵魂的状况,甚至不限於个别的行为,而是结构性的罪恶,如专政丶警暴丶剥削丶不平等丶种族歧视等等。问题关乎制度!今天教会的圣餐若还继续强调个人与主的关系丶心灵的慰藉,恐怕只是告诉世人,福音对社会的关注和诉求漠不关心。所以今天教会思考圣餐必须彻底重新检视传统神学,从根出发。

  还有,西方的圣餐神学引入了太多希腊哲学,绝不平易近人,这不幸在宗教改革後亦没有改善。明明是信徒一起擘饼进餐,为何要「僭建」这麽多圣经以外的概念,又记号又奥秘又施恩工具,还要一连串拉丁文词汇?反而经文有提的,传统神学又不提,例如最後晚餐的逾越节背景,以及耶稣提到的「约」。当我们把圣餐神学抽象化丶学术化,换来的只是平信徒被边缘化。而且,当神学视圣餐为奥秘和施恩工具时,教会很容易阶级化,因这圣餐观假定了只有某些人有权主持奥秘的礼仪丶参与施恩过程,甚至只有这些人才有权在过程中说话,其实有很深远的政治含意。在今天香港社会对民主的诉求中,教会有必要反省在圣餐中对权力和民意的意识。

  既然今天基督教的中心已不再是欧美,而已转移到亚洲丶非洲丶南美洲,教会不需要在圣餐神学假设西方哲学概念。我的论文旨在「光复」一个符合圣经的圣餐观。我刻意避开传统以奥古斯丁作出发点的做法,因他的思想彻头彻尾都是柏拉图的框框,改而讨论改革家慈云理少为人知的後期着作。他发现以出埃及记十二章上帝颁布逾越节的说话来对照耶稣最後晚餐的说话,可有突破性的理解。这意味着我们应从整个救恩历史来看圣餐,是具体的丶动态的丶关系性的,而不是猜测形而上的问题,如饼酒是甚麽记号丶或耶稣的身体和血如何在饼酒临在等,不但使圣餐变得抽象丶静态,也把基督物化了。

  有这出发点,我便着重讨论四福音都提到的逾越节背景,以及耶稣所提的「新约」,特别是详细看旧约逾越节和西乃立约的历史。我的讨论刻意着墨这些细节的道德和政治含意。其中的重点是,圣餐是上帝儿子亲自与罪人坐席,重新设立新逾越节和立新约,是和好的具体行动。祂指向自己的身体为最终极的逾越节羊羔丶自己的血为最终极立约的血,因此新的逾越节餐再不需要羊羔了,以後的立约仪式也不需要再献血了,剩下只有饼和酒来记念和庆祝。圣餐本身就是福音的体现,不但是记念耶稣的死,行动本身就是和好的行动,原本不能到神面前的人,竟可来到神的桌前。是主接待我们,不是我们领受祂,因此我论文的题目是 Received by Christ。传统理解圣餐为我们「领受(receive)基督的身体和血」,其实有不少的神学和伦理问题。

  四福音最後晚餐都有记载的另一个细节是犹大的在场。在马太和马可福音,耶稣坐下劈头第一句就是说在场有人会出卖祂,令他们「忧愁」。耶稣似乎刻意叫门徒留意人际间的破裂,而非自身的罪或个人与神的关系。而正如上帝与以色列人立约时颁布十诫,耶稣立新约时也颁布了新命令,叫门徒彼此相爱(约十三)。因此我发现约翰福音最後晚餐的记载是绝不能或缺的。圣餐一方面强调上帝在历史的作为,同时也呼召属主羣体一同的具体回应。犹大的在场也迫我们反省教会通常不让未信者丶被纪律处分的人和小孩子参与圣餐的做法。

  最後,逾越节的政治背景提醒我们,神的救赎不只是灵魂的救赎,也将受苦者从欺压中拯救出来的。最後晚餐上,耶稣颠覆当时的阶级制度为门徒洗脚,同样呼召我们颠覆性的为邻舍服侍。

  杨思言(美国普林斯顿神学院哲学博士)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阅读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