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面对荒年的日子

2917 期(2020 年 7 月 19 日) ◎ 教会触觉 ◎ 袁海柏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前言

  本年初开始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全球商业活动放缓甚或停摆丶经济大幅下滑,香港亦无法幸免,陆续出现一些中小型企业结业,以及很多受雇者失业或收入大减。这无疑令到那些倚赖信徒奉献作为收入的堂会,很大可能在及後一段颇长时间,都会受严重影响而进入荒年(甚至有更悲观的预测是香港会进入经济冰河期)。教会应以信心祈求上帝的恩典和怜悯,来面对经济拮据,但同时亦求主赐智慧,以谨慎务实的态度来处理日常的运作。以下是几个需留意要项。

  节衡量状况

  教会要做的第一样预备工作是要量度自己的财政状况,看看在未来一年内,教会的财政情况会如何受收入减少而影响。对於经常性收入会如何下降,教会未必可以在幅度上作出任何的预测,但对於收入减少的不同可能性,则可以作出几个「可能出现情况」来量度,例如减少10%丶20%和30%三个情况。这三个下降幅度或者可代表教会的估计:极大可能丶很可能丶有可能出现情况。

  然後假设支出不变的话,这三个不同的收入情况将会带来教会甚麽财政结果?是不敷?多少不敷?若果跟着将教会如有可动用的储备来应付不敷的话,那麽最後是否仍是不敷,又是多少金额呢?这种简单的量度是教会对经济震荡的防震测试。第二步要做的是要问,教会在一年後的储备结存要有多少金额?一般来说,教会最好要有足够在无收入下仍可运作最少三个月的储备;不过在经历荒年後,教会的结馀可能会小於这个数字,甚或在维持整体平衡下而无法有任何储备。无论如何,当回答这个「一年後有多少储备」的问题後,教会便可以回答:在三个不同的收入下降「可能出现情况」下,教会是否需要在未来一年内削减开支,或削减多少开支才可应付到经济震荡?至於如何计画开支削减会在下文讨论。

  开拓新源

  在收入上,教会不同福音机构,後者因事工的性质可能会有来自不同来源的收入,包括来自堂会丶个人丶企业丶慈善基金等的捐助(甚或政府资助),但前者的收入来源相当狭窄,大多只倚靠自己教友的奉献。所以堂会要开源的途径不多,除了向经济充裕或不受经济下滑影响入息的教友(例如公务员丶教师等)呼吁,或向政府防疫基金中的「保就业」资助申请拨款外,亦可就教会一些特别的外展服务事工开支,向一些慈善基金申请资助。

  有些教会可能会举办活动来筹款(例如:卖物会丶步行丶音乐会等),但这些活动只能一次过并间中进行,而所需人力安排不少,且所筹得款项通常不多。另外教会亦需留意,开拓收入应包括提升收集收入的效率,所以教会可考虑建立更多的平台和媒介来方便或吸引奉献者,例如网上转帐丶信用咭或其他电子货币等的奉献安排。

  节省支出

  教会的开支通常有三大部分:(一)租金及地方运作(即运作教堂地方时引发的支出,例如:差饷丶水丶电丶煤丶电话丶清洁等)丶(二)个别事工开支(例如服务丶宣教等)丶(三)薪酬及福利(包括教牧和干职同工)。除非教会另搬地方以减省租金,又或者可以成功地请求业主减租,否则第一部分的开支可受控制的空间十分小,从而可节省的开支亦十分少。至於第二部分开支的节省可能,则要视乎教会是否考虑停止或削减某些事工的进行。(下文会再讨论)

  第三部分的薪酬福利开支,一般来说都是教会的最大支出,但同时亦是在考虑节省时最敏感的部分,因为当中牵涉很多问题,包括聘雇合约丶雇佣条例丶个人情绪丶同工士气丶教会的核心价值和教会的形象等,所以在处理这方面时要特别小心。以下是教会一些可行选择(按敏感性或影响程度由小排列):

  a. 冻结已有预算批准的同工增聘(虽然这不会减少即时的支出,但会减轻年度的支出预算)。

  b. 离职或退休後的空缺不予填补。

  c. 取消丶削减或暂停发放予同工一些优於法律规定的福利,例如强积金的雇主供款超过5%的那部份自愿性供款,或每月为雇员超过三万元月薪那部份而供的自愿性供款。

  d. 取消丶削减或暂停发放予同工一些非法律规定的福利,例如膳食丶交通丶子女教育丶医疗等津贴。

  e. 冻结年度的薪酬调整。

  f. 同工放取无薪假期。这方法好处是让同工停薪留职一段时间,亦不用更改同工的雇用条件,但会令放假的同工少领薪金。若要实行时可安排主动愿意放假的同工先开始,跟着可考虑轮流放无薪假。

  g. 削减同工薪金。

  h. 裁员(於教会来说,这会带来很大的震荡,是最不可取的选择)。

  以上所有的选择都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同工的收入丶工作或权益,教会应尝试了解当下调同工的薪津福利时,会否给他们家庭带来很大的经济打击或震荡,所以须於事前与同工有良好的沟通,然後达致谅解和共识,并且得到每个同工书面表达愿意接受在薪酬或福利上的削减或取消,那才可实行。

  事工检视

  纵使不因财政紧绌的原因,教会都应定时检视所有事工,是否有效果和具效率地进行,遑论於荒年时,更要谨慎将资源配置於最需要和最适当的地方上。在检视事工的过程应就教会的异象(vision)丶使命(mission)和核心价值(core value),以及事工所能成就的功能(function),加上它的效能(effectiveness)和效率(efficiency)来考虑,将事工分成四个类别,然後将支出预算分配予各事工(除了要停止的类别事工)。不过,大部分教会的事工似乎只有开展而少有停止,所以事工膨胀发展是一般教会的常态,因此在教会面对资源限制或不足的情况下,当以这方式来重配资源和节省开支的优先次序。

  以下是一个检视事工的四个考虑类别(用英文字母表达为KISS):

  •Keep(维持)—这些是经检视後仍觉得需维持的教会事工,但须考虑能否缩小事工范围,以致可削减资源分配。

  •Improve(改善)—有些教会事工的存在价值是被肯定因而决定要维持,但它们在过去推行时所带出的效益,或进行时的资源或时间效率上都有改善的空间,而这些改善可以是在财政预算上的削减,亦可以是增加。

  •Stop(终止)—一些历史任务或成立目标已达成的事工,又或者是无法进行或不再可行的事工都要停止。

  •Start(开展)—这些是代表教会新发展丶新使命目标的事工。在教会面对荒年要节流时,提出将部分资源来展开新事工似乎不合常理;但在面对肢体的家庭同样在经济上受挫而需协助时,教会开展新的牧养服侍事工,或成立提供经济援助的专款都是应予以考虑的。(当然,若教会已有类似机制来提供服侍的话,便只需改善现有事工而毋须开展新事工了。)

  关怀肢体

  很多时候当人面对困难时,都只会看到自己的难处,而忽略身边的人的需要;他们可能亦是在艰苦当中,同样需要旁人关怀和帮助。上文提到教会中有很多教友会因社会经济下滑而致失业或收入大受打击,这情况会导致来自信徒奉献的教会收入大大减少,所以将令教会面对财政紧绌的压力。既是这样,教会便要明白原来此时此刻,受经济打击的不单是教会,信徒及家庭同样都受影响,亦需要被关怀和帮助。

  圣经有两段记载表达出在面对荒年时,会有受助者(羣体)和供应/帮施助者(羣体)出现。大家最熟悉的一个记载是有关约瑟在埃及的作为,(创四十一)他如何在丰年储粮於荒年时供应国民及周边地区人民需要,让大家同度荒年。另一个记载是安提阿教会收集捐款,帮助耶路撒冷信徒度过大饥荒。(徒十一27-30)笔者在此要指出,现今教会在面对荒年时,她可能会专注如何自救丶自保,便自然会扮演受助者角色,像埃及国民(和周边地区的人)以及耶路撒冷的信徒,都希望有一些人丶羣体或组织可以提供帮助。不过,当教会在扮演受助者时,她要紧记她同时亦是施助者或供应者,因服侍人羣是教会的使命,更何况是教会本身的教友丶家人,更应得到帮助。所以在荒年时,教会要扮演受惠於法老王(或约瑟)的人民,以及受惠於安提阿教会的耶路撒冷信徒,但同时她亦是施助的约瑟及安提阿教会。我们的教会甚至要学效马其顿教会那样,「在极穷之间还格外显出他们乐捐的厚恩,……是按着力量,而且也过了力量,自己甘心乐意地」去施助。(林後八2,3)。在面对荒年带来的挑战时,是教会学习分享恩典,同时亦是学习信心功课的时候,如保罗提醒以弗所的长老:「当记念主耶稣的话,说:『施比受更为有福。』」(徒二十35)

  总结

  先知以利沙曾指示一个妇人,叫她和她的全家往非利士地去暂住,避过所住地方饥荒七年的灾祸。(王下八1-2)教会不可能像那个妇人那样搬离香港,逃避荒年的打击,况且现时差不多全球都会经历经济下滑的震荡,所以地上并无安全之处可作避险。但真正的避难所是在上帝那里,因祂是我们的保障和拯救,正如祂叫祂的仆人拯救妇人的家庭,今天祂亦会差遣祂的使者拯救神的家—教会,所以让教会坦然无惧地去到上帝的施恩宝座前,寻求帮助和力量去与众信徒一起过度前面艰难的日子。

  袁海柏(中华基督教会沙田堂领导培训顾问)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