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讲甚麽故事?

2917 期(2020 年 7 月 19 日) ◎ 释经讲道 ◎ 叶应霖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圣灵降临後第七主日(赛四十四6-8丶诗八十六11-17丶罗八12-25丶太十三24-30丶36-43)

  信仰虽然是始自上帝超然的启示,但人对上帝的经验,却是透过生活里故事的改写。《圣经》里每卷书的作者,其实都在跟他所属的时代对话。神就是在这些对话里,让人窥见祂的踪影。「第二以赛亚」要对话的处境,是正值波斯大帝居鲁士(Cyrus II,另译古列或塞鲁士)兴起,击败巴比伦帝国的时代。在那烽烟四起的世代,「大气电波」里都混杂着各式各样的故事。根据波斯帝国官方的文宣文物 「居鲁士铭筒」(Cyrus cylinder), 居鲁士的冒起是出於巴比伦神祇马杜克(Marduk)的拣选。真相若是如此,以色列人回归耶路撒冷的意义,就会沦落成见证以色列的耶和华神,继续臣服於外邦神只的威权之下。以色列人与耶和华恩约的明证,亦会进一步被瓦解。这个故事,教人怎能不恐惧,不害怕呢(赛四十四8)?

  就在这时代变迁,历史改写之际,「第二以赛亚」领受上帝的启示,并提出一个令以色列人难以置信的神学:居鲁士虽然不认识耶和华(赛四十五4),(注1)但他不单是耶和华拣选的牧人, 甚至是祂的受膏者(māšîaḥ),以致犹太人能够回归耶路撒冷,重建圣殿。(注2)根据「第二以赛亚」,掌控历史的不是外邦神只马杜克,亦非帝王居鲁士,而是耶和华。除耶和华以外再没有上帝,因唯有祂超越时空,陈明历史(赛四十一22),并指定未来。(注3)在这两个南辕北辙,彼此角力的叙事面前,以色列人会怎样作出选择呢?

  原来,「第二以赛亚」的见证,得不到很多以色列人的支持:「我的道路向耶和华隐藏,我的冤屈上帝并不查问?」(赛四十27)在他们的故事里,这种藉外邦政权交替而衍生的拯救,实在比不上昔日上帝以红海淹没埃及追兵的震憾场面 (赛四十三14-21)。换句话说,不少以色列人根本就看不见,居鲁士让各个民族归回本地去供奉列祖神只的诏谕,能与耶和华扯上甚麽关系。可以想像,不少的以色列人都已沈醉於当代政权角力的「近距离分析」。

  当「第二以赛亚」尝试将居鲁士及波斯帝国的兴起,放置在耶和华「从起初宣召历代」的宏大叙事时 (赛四十一1-4),他们已对他的宣告充耳不闻。面对这班耳聋眼瞎的以色列人(赛四十二16-20,四十三8),先知代表耶和华向他们呼吁:「你们是我的见证人!」。(注4)常常耳聋眼瞎的以色列人,真的能听能看吗(赛四十二18)?

  从人的角度,没有甚麽出路。事实上,自从被掳回归後,因着不同见证耶和华同在的准则,以色列人中间已开始分裂成一个个的派系 (法利赛丶撒都该丶爱色尼⋯⋯)。就在这没完没了的争拗氛围之下,耶稣降临这世间。藉着一个忠心受苦至死,然後等候身体得赎的荣耀故事,祂更新了我们对上帝的认识 (罗八12-25)。如果昔日生於夹缝乱世中的以色列人,也能够藉居鲁士这短暂的受膏者,发现上帝在历史里的主权;那麽今天同样屈服在虚空及败坏下的我们(罗八20-21),靠藉那战胜死亡的弥赛亚,岂不应更深信上帝能在这末世,在列国中行使祂的主权?主呀,愿圣灵帮助我们,教我们一方面盼望身体得赎的那一天,一方面经历祢恩待我们的凭据,好使恨我们的人看见就羞愧。(诗八十六17)。奉主耶稣基督圣名求,阿们。

  (注1)参考《和修本》以赛亚书四十一25的子句(「是求告我名的」),经文似乎在暗示居鲁士已经认识耶和华。然而,根据经文鉴别学,这个建基《马所拉抄本》(Masoretic Text)的中文翻译,其实只是多个不同手抄本中的其一经文异文 (textual variant)。篇幅所限,未能详解。值得参考的是昆兰1号洞穴里的《以赛亚书》抄本(1QIsaa),及《七十士译本》。两者的意思都跟《马所拉抄本》的不一样。

  (注2) 赛四十四28-四十五1,另参以斯拉记一章1节。

  (注3)赛四十四6,另参赛四十一23,四十三9。

  (注4)赛四十四8,另参赛四十三10-11。

  叶应霖(建道神学院圣经系助理教授)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