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忆旧

2917 期(2020 年 7 月 19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曾在元朗教书一年,令我对这个新界小市镇有难忘的回忆。

  那是位处元朗市中心安宁路的一所私立中学,是亲国民党的团体办的,名字叫「元朗中山纪念中学」,犹记得在校门入口当眼处,挂有国父孙中山先生的画像。大概因着我持有大学学位,虽全无教书经验,校方竟大胆聘请我任中五班的班主任,主要任教地理科和经公科。

  当年元朗是个朴素的小市镇,主要有新旧墟,以大马路为中心的横直几条大街,我最熟悉的是安宁路和教育路。大马路是巴士行经之路,屹立了一所西洋味道的汇丰银行(今已拆卸),还有福记棺材铺和光明书局,安宁路则是道堂和医馆林立的地方。教育路名副其实,有多所学校,当时我也有位大学同学在伯裘书院任教,我有时约他午饭,就多约在教育路的嘉好酒楼。

  惟印象至深刻的,是在大马路末端的祖凡尼餐厅,在那个年代元朗有这样一间铺红白色格仔枱布丶天花士令倒挂葡萄酒樽的意大利餐厅,实叫人喜出望外。记得它的午餐是港币七元半,那时是个不少的数目,我只能在出粮那天才可光顾。说来这爿餐厅维持了四十多年,几年前我去元朗还专程去光顾,有几位侍应由当年的廿馀岁做到现在的六十多岁,我还隐约记得他们的样子。

  又记得一九八零年,无线电视翡翠台播出「风云」,讲述元朗新市镇卖地发展地产的恩怨冲突,有几个外景是在元朗官立小学的凹头的士多拍摄,剧集配上仙杜拉唱的主题曲,有几句至今我仍难忘:「是谁令青山也变,变了俗气的嘴脸; 又是谁令碧海也变,变作浊流滔天」,真是道出了元朗这几十年来的沧桑变化。

  今日的元朗有轻铁丶有形点丶有摩天大楼,大马路熙来攘往,水泄不通。偶尔在通往西铁元朗站的天桥上,看见一两位头戴大草帽的围村老妇,摆地摊售卖大蕉和虾乾,我多躬身择少许带回市区。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