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潮与教会牧养

2917 期(2020 年 7 月 19 日) ◎ 教会之声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接触几位牧者,不约而同提到教会内多了中青年信徒正在计画举家移民,原因多是不放心儿女在纷乱的社会环境长大。

  香港本来就是一个「移民」城市,香港的命运跟「移民」早就结下不解之缘。众所周知,香港之有今日的成就,经济起飞,曾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及举世瞩目的「东方之珠」,皆因四九年中国大陆政权易手,大批内地人口移居香港,尤其是来自上海一带的富商及实业家,为香港带来技术丶人才和资金,大大帮助香港战後的发展。而同一时间,国内学人及知识分子南下,也为香港带来文史哲以至艺术丶音乐丶戏曲电影各方面的辉煌成就。

  香港作为「移民城市」其实是双向的,一方面是不断接收来自国内的移民,不论是四九年至五十年代中初期的第一代有知识丶有技术和资金的移民;其次就是六二年大逃亡潮的「难民」; 以至七丶八十年代非法或合法的入境者。後二者其实对香港也贡献良多,因为他们多成为了香港劳动市场的生力军。

  至於「移民」的第二个面向,就是香港人移居外国(多以西方国家为主)。其实早於上世纪六十年代,不论是因着六七暴动或害怕时局动荡,香港居民已有移民外国的举措,包括新界人移居英国丶荷兰等地做餐馆,及或中产阶级选择移民美加澳纽,在那日子也是十分盛行。

  有一点很值得注意,是我们常夸口海外华人教会曾经十分蓬勃,其中一个原因是在上世纪六丶七十年代,移民海外的港人有不少是牧师丶传道人和热心的信徒,他们到了外地多成立华人教会以至神学院及福音机构,就如我们较熟悉的角声布道团和《号角》月刊,其创办人就是上世纪末移民美国的牧者。

  香港人移民向外,除了在上世纪六丶七十年代,也在後十年因中英谈判带来信心危机的八十年代移民潮,与及八九年「六四」事件的另一次移民潮。反为到了九七年回归後,头十多年风平浪静,港人对前景的信心增加,移民潮不单遏止,甚至多了移民回流,这情况到二零一四年「占中」後才来过大逆转。

  今日港人又面对另一次信心考验,但时移世易,因着新冠状病毒疫情席卷全球,加上环球政治经济环境的改变,今日西方国家多已自顾不瑕,也提供不到一个容让新移民安居乐业更遑论发展的环境,所以现时想移民外地的港人,可说是生不逢时了。

  教会面对正考虑或计画移民的教友,牧养关顾不可或缺,尤其是灵性上的牧养,抑或转介外地华人教会及相关资源,让移民看在海外仍有所寄托和较容易适应,这都是十分重要的。当然,大多数信徒仍会选择留在香港,牧养他们如何活在纷扰和充满矛盾的世代,也是当前急务。

  吴思源(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出版部顾问)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学抗逆】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