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权利开放给同性伴侣不会影响婚姻吗?

2914 期(2020 年 6 月 28 日) ◎ 我们这一家 ◎ 关启文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教育部性文化关注组

  上星期我们提过已在终审法院审结的「受养人签证案」(QT案)及「公务员福利案」(梁镇罡案),以及初审败诉,直接挑战本港婚姻法的「MK案」。其实还有两宗已知的同性恋权利司法覆核官司,分别涉及公屋及居屋。

  「同志公屋案」已於今年三月颁下初审判决,周家明法官依据终审法院对QT案及梁镇罡案的判例,裁定房委会的政策歧视同性已婚伴侣。周官指虽然保护传统婚姻是正当目的,但房委会没有提出数据,说明若让已婚同性伴侣循「一般家庭」途径申请公屋的话,会令异性家庭的平均等候时间延长了多久。周官亦认为,低收入同性伴侣家庭与没有孩子的低收入异性伴侣家庭,对公共房屋的需求应是相若的。案件会继续上诉。

  至於居屋案,申诉人首先覆核房委会的居屋政策,稍後一并覆核《无遗嘱者遗产条例》及《财产继承(供养遗属及受养人)条例》。根据终审法院对「影响传统婚姻」的独特见解,吴也指出,容许同性伴侣有继承权,并不会妨碍政府保障异性婚姻。然而,也许令一般市民难以理解的是,那些本来只给予本港承认的婚姻关系的福利,为何由终审法院带头,一一开放给同性伴侣。如果婚姻关系不再独特,同性伴侣只需到外国「转一转」,便能取得犹如婚姻的地位——也许只差「名分」,还能说没有破坏传统婚姻吗?

  从获得权利的角度看,跟同性婚姻或民事结合相比,还有多少分别?若干年後,当市民都习以为常,同性恋者再问,为何要我们走到老远结婚,然後才能取得福利?反正都会给我们的了,何不让我们在香港结婚,省得我们走一转?到时,这一步之遥,还不容易跨过吗?这样看来,说将婚姻制度的独特福利逐样开放给同性伴侣,也没有削弱传统婚姻制度,实在是难以置信。可是终院法官没有正面面对这问题,其实外国通过同性婚姻,往往也是先通过同性伴侣法,让同性伴侣虽然没有婚姻之名,却有婚姻权利之实。同样,当同性伴侣在香港已可以享有绝大多数或全部一男一女夫妻才可享有的婚姻福利时,其实这已是一个「无名有实」的同性婚姻或同性伴侣法,再迈向同性婚姻是指日可待了。

  (本文由关启文博士撰文)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我们这一家】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阅读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