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凉水

2914 期(2020 年 6 月 28 日) ◎ 释经讲道 ◎ 高铭谦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圣灵降临後第四主日(太十40~42)

  「人接待你们,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我来的。人因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必得先知所得的赏赐;人因为义人的名接待义人,必得义人所得的赏赐。无论何人,因为门徒的名,只把一杯凉水给这小子里的一个喝,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人不能不得赏赐。」(太十40-42)

  经文中「接待」一字就是接受(receive),代表款待,这有可能涉及接待一个人到自己家中,而经文说明最基础的「接待」行为便是给予一杯凉水。而这经文告诉我们一个奇妙的道理,就是人若接受神所差来的,便等於接受耶稣基督,而人若果接受主的门徒,便等於接待祂本身。这样,耶稣基督便成为神与人之间的中介者,人可以藉着接待门徒来接待主,从而最终接待神。因此,若果「接待」最基本的定义就是「做在主身上」,那麽给予一杯凉水这简单行为便做到了。

  马太福音那一段经文告诉我们甚麽是「做在主身上」:「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二十五40)这节经文中的「一个最小的身上」与马太福音十章四十二节所记载「把一杯凉水给这小子里的一个喝」相似,两处都有「最小」或「小子里」等字,这小子应该就是指主的门徒,并同时指向地位微小的人。到底甚麽是「做在主身上」?

  马太福音二十五章四十节的经文,来自耶稣一段对终末审判的情况,祂指出到那日会有两类人,第一类是「做在我身上」的人,这些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丶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太二十五35-36)这种人是真正事奉耶稣的人,但却不自觉自己正在事奉耶稣,我们能在他们对主评价的回应便看出这点(太二十五37-39),然而,耶稣便说明:「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二十五40) 原来,事奉耶稣一点也不困难,只要留意别人的需要,以爱邻舍的心来服侍他们,便等於服事主。在原则上看来,这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事。因此,我们可藉此来解释马太福音十章四十至四十二节的经文,叫我们明白「接待」是一件不困难的事,取一杯凉水给最小的门徒,只是举手之劳的事,人人都可以做到,只要留意身边人的需要,便能好好地去「接待」,也藉此便真正的接待主,并做在主身上。

  可是,在终末的审判当中却有另一班人(太二十五42-43),这种人未能针对弟兄中一个最小的需要来服事,这便未能合乎耶稣那「做在我身上」的定义,所以他们便受到刑罚。然而,这些人对主的评价却显得出奇(太二十五44),他们有可能期望自己得到赏赐,但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接受刑罚。这班被审判的人的惊讶,有可能来自他们以为自己正在事奉主,但却最终未能真正的事奉主。套用在当今教会的情况下,我们可视这班人为教会内热心事奉的人,他们有可能热心於教会的事工,重视事奉的岗位,关心信徒是否能投入在事工机械的位置中。当然,我们不会否定教会内事奉岗位的功能性,可是,当我们只重视事工成就与数字,便会让事奉失焦,表面上做了很多「圣工」,但实际上未能「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也未能「把一杯凉水给这小子里的一个喝」,以致未能「做在我身上」。

  原来,人不应只为事工而存在,但事工必须为服事人而存在。

  高铭谦(建道神学院圣经系副教授)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我们这一家】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阅读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