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甚麽时候了?

2912 期(2020 年 6 月 14 日) ◎ 天角一坊 ◎ 陈晶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道强光刺进眼帘,想必又是芬姐的恶作剧!

  芬姐是老人院的日间保健员,每天甫一进到我的房间,总会二话不说把窗帘卷起,然後熟练地掀开我的被褥,展开一日的工序。

  「是丶时丶候」这三个字着实刺耳,作为年逾九十且体弱无力的老叟,按时作息丶服药丶进餐丶覆诊丶训练⋯⋯都得按时;偏偏寿数的终结,只有生命的主才知道时候。

  梳洗过後,芬姐把我安放在窗边的靠背椅,并为我扣好安全绑带。这台「宝座」忠诚地承托着我这副残躯,让我能短暂地回复一个坐姿的水平视线,与人接触。

  年过九旬,身体机能早已衰败,一切的训练和治疗,都只是院舍生活的例行公事。我早已适应了年老体衰带来的无助丶沮丧丶疼痛与虚弱,以及因为不能自理而衍生的羞耻和怯懦。第一次被芬姐擦屁股的腼腆难堪,想起来耳朵仍然感到热烫。

  一阵微风传来幽幽花香,刚好解我窘态。

  我曾经为着桑榆已晚流下男儿泪;也曾经为了年少轻狂的过犯而懊悔。在回忆的海洋里,停泊了大大小小的船舶,内心经验一场又一场风浪,淹得人半死。

  幸而一念之间,回到每一个当下,好好感应每一个心跳,每一口呼吸都与生命之神深深相系;不为过去所羁绊,也不为未来而忧虑。

  从十字形状的窗棂往外看,花丶草丶树丶木丶蓝天丶白云丶远处的高楼大厦,以致营营役役的众生,都有十字印记,是神圣丶是祝福。

  我眯着眼睛,在宁谧中安歇,向光明丶仁爱丶生命的本源献上我的颂赞,为九十多年的冬来暑往历练由衷感恩;耳边再次隐约传来芬姐的叫喊,我已乏力回应,轻轻释出哽在咽喉的一口气⋯⋯

  一道强光刺进眼帘。

  

  作品赏析:这是九旬老翁第一人称的内心独白,虽不免为衰败的身体机能而喟叹,却对九十寒暑的人生历练由衷献上感恩的祭。这个短篇是一首生命的礼赞。(黎海华)

  作者简介:陈晶,立志以文字建立生命,愈显主荣。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天角一坊】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我们这一家】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