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後⋯⋯

2908 期(2020 年 5 月 17 日) ◎ 教会之声 ◎ 张振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二零一九年的社会运动,将教会自二零一四年雨伞运动存在的张力再一次激发出来,随後在二零二零年一月底的新冠病毒,使教会的恒常生态彻底改变,连最基础的主日公开崇拜也在三丶四月中逐步暂停,连同团契小组等聚会大部分改以网上进行,这两件事至今尚未完结,政治争拗和经济受挫的影响会持续影响未来十年的香港教会,前路会怎样?

  当我们论述将来,其实是总结过去,因为我们对未来的期盼,一定要按过去的经历演译,眼望将来,有两件事值得我们深入考量:

  一丶世代之间团结

  自五十年代,很多教会自内地南下,当日南下的领袖今天已接近百岁高龄,而由他们栽培的领袖也在七十岁左右。现时在教会担任教牧同工和执事的六十多岁领袖,也开始从一线退到二线,而未来十年将会是由七十至八十年代在香港出生的教牧和执事担大旗,而现时教会的张力,正正是因为七十至八十年代出生的领袖,与於九十至零零年代出生的教牧和信徒有着背景上的差异,九十至零零年代的那一代,自出生开始就是活在社会争拗丶移民潮丶回归丶经济和生活倚赖内地和金融风暴等等的事件中。教会的未来很大程度是看三十至五十岁这两批年代不同的教牧和信徒领袖怎样携手合作,年长的一代不能再要求新生代仿照他们过去的做法,而新生代又要体察到上一代的好意。我的牧长当年常常勉励我们,在九七回归大时代,站稳传道牧养的岗位。同样,人才要时间栽培,架构要时间重整,善用未来十年二十年,世代之间团结起来,自然会更新成长。

  二丶面向香港市民的神学

  我们要建构并实践一套本於香港处境的实用神学,香港教会过去的神学发展多以传统神学学科为基础:圣经丶教义丶牧会技能如讲道丶布道丶栽培等等,这不是不好,而是要多走一步,要先深入分析和了解当下香港人的喜怒哀乐,香港市民担心的是甚麽?盼望的是甚麽?在目前困境中他们有甚麽选择等等。五十年前,我们的前辈能对应到六十至九十年代香港市民的需要,於是教会发展蓬勃,而今天的香港人活在一个独特处境中;在一国两制之下,有太平山山顶的精英主义,也有中环价值和狮子山精神丶自由物欲享乐消费,今日是各有所求各自争取不同价值的世代,我们要向香港市民分享福音的好处,必须先建立一个神学的框架,了解他们的身丶心丶灵的实况需要。香港教会和神学院要构建一套可以承载香港人的神学,以生活意义和价值取舍为核心,以让香港市民觉得教会是明白他们的,他们的悲喜困难罪疚快乐,都可以在教会中找到释放和安慰。

  教会要世代之间团结,我们要面向有血有肉的香港人,常倚靠上帝,努力同行。

  张振华(香港信义会监督)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