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圣经正典外的次经
从历史进路进行探讨

2908 期(2020 年 5 月 17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今日阅读的圣经正典经由历史形成,被排除在正典以外的部分经卷统称为《次经》,至今仍为不少人所阅读研究,信徒又是否可阅读呢?蔗民学堂已於四月二十九日晚上在Facebook举行「次经:亦正亦邪?可有可无?」讲座,由建道神学院圣经系副教授张云开老师主讲,他从历史进路探讨次经的发展。

  「我认为新教不使用次经是历史缘故。」张云开老师指除了教义讨论,历史进路对次经的影响不浅。他指出,今日仍有不少人会阅读次经,如圣公会《公祷书》及循道衞理宗丶信义宗的经课选读中均含有次经内容。他提醒次经并非伪经,在新教神学上称为「Apocrypha」,称为《旁经》更为合适。

  《次经》共有十八卷,惟公教和正教的次经各有不同。他指出,新教印制的圣经由一五三四年《路德圣经》至一六一一年《钦定译本》,一直都含有次经,至一五六三年《三十九条信纲》始提出次经不作建立教义,并於一六四七年《西敏斯特信条》剔除次经,「当时已对次经无好感,加上印刷费用问题及教义争议问题,影响到海外宣教士的中文圣经内容。」十九世纪初英国及海外圣经公会因经费问题不再印刷次经,受宣教士影响,中国教会不读次经,传至欧洲亦无次经。

  「正典圣经是形成的,不是爆出来的,一旦形成也就定型。」张云开老师指,正典的形成期於公元前三百年至公元後一百年的犹太人历史,当时分散令本土语言式微,并为犹太人带来身分认知问题,第二圣殿时期犹太人以希腊语的作品应运而生,包括《七十士译本》,并成为初生教会的《圣经》。

  他续指,当时希腊语作为通用语言,也成为新约语言,教导引用内容时仍用《七十士译本》的旧约,直至进入四世纪後,《新约》和《七十士译本》组成了《圣经》。「《七十士译本》并非一本书,而是犹太人圣典和第二圣殿後期重要典籍,是希腊语译本的册页书(codex)抄本统称。」

  「基督宗教各宗正典内容对《次经》内各卷书的态度不一致,是因《七十士译本》对次经不稳定所造成,不同地区的译本各有不同。」他续言,基督新教在十六世纪拒绝《次经》的正典地位,该种思想源远流长,而非宗教改革时期讨论教义时发生,更多是因历史演变而成。後来,俄利根出版的《六栏圣经》(Hexapla)对不同译本作修订符号,让後来的学者可作对照,从此令希伯来圣经地位高於《七十士译本》。

  他续提到,君士坦丁大帝信主後,下令优西比奥抄写五十份《七十士译本》给教会,令《七十士译本》在第四世纪成为教会使用的圣经。耶柔米续以希伯来文为蓝本,将圣经翻译为拉丁文《武加大译本》,成为西方天主教的正统圣经,并将希伯来正典未包含的经卷统称为《次经》。最後於一五四六年天特会议按照《武加大译本》的内容,剔除部分内容,且不另立栏目。

  他续简述次经不同经卷的内容,包括马加比一至四书丶犹滴传丶多比传,「《次经》对新教基督徒不具正典地位,但却仍然可读。」他总结说,马丁路德自身对次经有好感并且会阅读,因此不需要将教义讨论看得太重,信徒仍可作旁经有助更深了解信仰。

  

   编按:2020年5月19日曾进行修订。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