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下细看我一头白发

2900 期(2020 年 3 月 22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刚逝世的台湾诗人杨牧,曾写有一首诗,诗题叫《时光命题》,首几句如下:

  「灯下细看我一头白发:

   去年风雪是不是特别大?

   半夜也曾独坐飘摇的天地

   我说: 抚着胸口想你」

  一头白发的人,可还有谁可想呢?这首诗可又有甚麽提示?

  台湾女作家张曼娟,曾说年过半百,已明白到人生已走了大半,而在迈向终站之前,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不致有太多遗憾,才是最重要。她说曾在一个讲座上遇见一位约六十开外的职业女性,在香港经营医学美容事业,十分成功,但女士说自己并不快乐,因为她一生只是做别人要求她做的事情。

  张曼娟说,一个人如果不能做自己,那怕拥有多少别人羡慕的东西,那怕爬到多高的社会地位,都不会真正的快乐,因为那不属於你,也不是你真正想要的,如此回首人生,必感怅惘空虚。

  她引述电影《新天堂乐园》里面的一个故事,站岗的士兵迷上了美貌倾国的公主,公主也被他的痴迷感动,嚷他若要得到她,须每晚在公主窗下等候,等足一百天,便以身相许。

  故事的发展是这年轻士兵日复日的守候,风雨不改,终於等到第九十九夜,但没想起,这时候士兵霍然站起来,搬开椅子,转身走了。

  故事要说的,不是士兵功亏一篑,而是他突然想通了,不能一辈子为人而活,他要取回自己的人生。

  心理学家容格曾说,人生上半场多由社会及别人所决定,但下半场必回应自己的内心。

  灯下细看自己的一头白发,若这时候仔细思量,迈向终站的这条路,可放下本来的好多纠结和执迷,换一条专属自己的跑道?

  又如唐朝诗人韦应物的诗句:「野渡无人舟自横」,半百後的人生彷如未开发的渡口,我们可有勇气把生命的船撑过去。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