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苦难一起成长

2900 期(2020 年 3 月 22 日) ◎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九九三年香港浸信会神学院毕业後,姚慧施院牧随即加入香港浸信会医院(下称浸会医院),当时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院牧面对不少病人的轻看和诘问:「妳知我有多辛苦吗?妳大病过吗?」翌年「答案」找上门来,姚慧施由院牧变身病人,沙士时期又成为癌症病人家属,就这样带着自身历练与医院牧关工作一起走过二十五年多,见证两者的成长和茁壮。

  

  

  用诗篇感动病人

  跟医院的结缘,来自她读神学院的第三年,那时在教会实习,一位当护士的姊妹希望她去探望一位病人。病人是因为与丈夫争吵,竟被对方用通渠水淋向全身致严重灼伤,连鼻子也毁了。「我第一个反应是摇头,我没有这样的知识,我的(神学)训练中没有教怎样处理」。耐不住姊妹的恳求,姚慧施最後去医院探望。

  病人虽然没有拒绝,不过认为来的人既不是律师也不是医生,於是不客气的问「你来做甚麽?你可以帮到我甚麽?」姚慧施那刻着实紧张,但仍跟她说认识一个明白和理解她的人,并读旧约圣经诗篇二十三篇给她听,读到「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病人竟然哭起来,问到底那个人是谁……

  之後姚慧施持续探望半年,直至对方去了美国做植皮手术。这个经验促使她在神学院最後一年,申请到浸会医院实习,毕业後决定留在那里服侍病人。

  从宗教部到院牧部

  姚慧施入职後还要去上一个四百小时的临床牧关教育训练(Clinical Pastoral Education),简称CPE。课程源於美国,有别於传统的神学教育,结合心理学丶医学丶精神医学丶社会学丶辅导理论与技巧等学科的知识,目的是强化牧关工作。

  她说一九八六年浸会医院的林树基院长和陈彦民牧师,专程飞去台湾,邀请马偕纪念医院的解英忠牧师来港,解牧师来到即进行改革,将自一九六三年医院开业以来的宗教部改名为院牧部,认为更加符合医院创设的目的,就是本着「耶稣基督救世的精神,医治患者的肉体丶精神丶灵魂」,院牧部不再只是主力传福音,还有心灵关怀和危机介入等,切合病人当下的需要;随即於一九八七年引入CPE课程配合转变。

  历练不足 面对考验

  不过,姚慧施坦言当时还年轻,「人生阅历不是很多,又没有甚麽大病」,在医院工作接触病人时,确曾面对不少冲击。试过为一个三岁的孩子做安息礼拜时,也难过得想哭,还诘问自己关於苦难的问题,「虽然神学院有教,不过在医院实在面对很多病患死亡的处境,觉得自己很多东西都未足够」。

  那时团队需要院牧二十四小时候命,即是五时放工後,若收到通知就要立刻返回医院,「平均每两个月我要带着call 机一个星期,心理上整天都是作战状态」。

  当院牧变为病人

  工作一年後,一九九四年一天起床突然发觉半边身不能移动,经医生检查,发现七节颈骨中,有三节的软骨完全磨蚀了,院牧立时变为病人。那时她心情非常沈重,问「为甚麽会是我?」直至看到一套记录片,讲一个天生没双手的女子,如何积极地生活,姚慧施相信那是神给她的安慰信息,於是重拾心情,有五个月时间带着颈箍去探望病人。

  在那两年多看似漫长的康复过程中,姚慧施说其实这个经历转化成她牧养的一个资产,「帮助我更加明白病人的需要,更加有耐性,更加懂得他们的情况」,是支撑她面对困难时的一股力量;後来想起那时她正读第二期CPE课程,并按课程所需订立了「怎样与受苦的病人同行」的目标,最终神成就了,「因为自己也受过苦啊!」

  关顾每个年龄层

  在浸会医院,院牧是医院员工,跟很多公营医院属义工身分不同,透过医护人员的转介而寻找有需要的病人,有时甚至是入院部的同事,看到入院的病人表现惊慌,也会转介院牧。姚慧施说院牧牧养关怀个案後,会与医护人员沟通跟进情况。至於肿瘤科的病人,院牧则会联合相关专科一起商讨如何帮助病人;辖下不同的病人互助小组,亦透过讲座和分享,协助病人和家属如何面对重症带来的心理压力;并定期为肿瘤病人的家属设立「家属加油站」,关心他们在照顾中遇上的难处。

  院牧亦看重临终关怀,希望陪伴病人度过人生最後阶段,若病人最後认识福音相信耶稣,会安排牧师施洗,「甚至与教会合作,为离世者举行安息礼拜」。

  事实上在医院里,有些人的故事在这里结束,有些人的故事在这里开始,所以院牧服侍的对象由出生到离开世界,「任何一个年龄层都会在医院遇上,都会去关怀」。按浸会医院传统,每一个新生婴儿都会送上礼物,里头包括打开圣经的第一页就是婴孩出生的照片,写上出生日期,藉此接触每位母亲,向她们分享生命创造的奇妙。

  沙士的双重冲击

  工作了十年後,二零零三年本是浸会医院志庆成立四十年,却遇上香港爆发沙士疫情,医院亦有十多名员工受感染,入住率创新低,姚慧施更面对双重冲击,原来她早一年患上癌症的父亲於同年六月复发,初时不知事态严重,後来做手术时才知已扩散,医生说情况不乐观,要有心理准备。

  「我虽然是院牧,但当事情临到自己爸爸的时候是这麽突然,亦不能即时接受到」。她说全赖上帝的恩典让爸爸十四天後可出院,并陪伴他走过人生最後的岁月,两个月後在白普理宁养中心安然离去。这次让她深深体会作为病人家属的惶恐丶担忧和难过的心情,回到工作的地方,「我能够用神所赐的平安去安慰遭遇患难的人」。

  积极发展培育课程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只有三名工作人员,到今天院牧部团队增至十八人,但相比医院八百六十多张病床,依然有一大距离,所以院牧部亦发展培育课程,除了举办临床牧关教育课程,让院牧丶教牧和神学生在现实的环境中学习外,院牧亦会在浸会医院的护士学校教授成长课,并会到宿舍与护士学生倾谈分享,让学生能理解关爱的意义和实践,从而能够为病人提供全人的照顾;也会训练平信徒为福音大使,探访病人和家属。

  在浸会医院服侍了超过二十五年,姚慧施不讳言不知道病人几时会信主,「撒下种子後,几时会收割不由我们决定」,但深刻体会到生命是如斯脆弱和有限,教她要用心活好每一天,并且学会「珍惜眼前人,放眼在永恒」。

  

  姚慧施 ︳香港浸信会医院主任院牧

  访谈日期∶2019年4月17日

  访谈学生∶堵淑奇丶黄永强 / 香港浸会大学

       刘曜慷丶梁椲晞丶戴桂楠丶刘竞文 / 英华书院

  整理及撰写∶马少萍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