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一盏灯-在人生暗黑时

2899 期(2020 年 3 月 15 日) ◎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二零一四年头,走出威尔斯亲王医院8A沙士病房的十年後,谢耀扬牧师加入基督教联合医院当院牧。「我觉得是回来还债的」,他说累积了很多医院给他的恩惠,希望与医护人员一起并肩作战;行过死荫的幽谷後,一切豁然,「你会很明白住院病人的心灵状况,很想进去关心他们」。

  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始

  二零零三年三月九日,谢耀扬到威尔斯8A病房探望会友,当晚已经「中招」发高烧,扰攘几天终於在联合医院确诊沙士(当时仍叫作「非典型肺炎」),并根据当时政策,送回最初被感染的威尔斯8A病房里;十七日凌晨开始气喘得很厉害,医生说他不行了,要进入深切治疗部。

  谁知很快就收到妻子也被他感染的恶耗,想起四岁和十岁的儿子,「真的是万念俱灰了」,在哭着向亲人交代身後事时,才猛然发觉自己当了传道人多年,原来还未预备好面对死亡!但感恩最终能得到医治,更难忘期间医护人员特意前来鼓励和为他祷告。

  二零一三年沙士十周年,他与妻子获邀拍摄纪念短片分享信息。开幕礼中碰到联合医院的主任院牧,对方问他可有意加入,想起自己「一直都对院牧事工有负担,便打算担当义务院牧」;那时刚结束在堂会的事奉,而且住在医院附近,於是某天便去找院牧,对方得知他的近况後,便叫他立刻写信来应徵,原来当天正是全职院牧的招聘截止日。

  「那个timing(时机)很特别,我觉得主预备了我去进入这个社羣,到今天我仍然这样相信」。

  放下牧会走进医院,谢耀扬说终极目标没有改变,「做牧师当然想人信耶稣」,只不过因为医院是面向社区,一个很多未信耶稣的人的社羣,若打正旗号有时会像推销产品,反倒惹人讨厌。「我再看回圣经的时候,其实耶稣用甚麽方法令人信祂呢?就是关心」。他看到耶稣对着麻疯病人时,不是催他们相信,而是去接纳丶去爱丶去关心。

  「我在病床看到每一个病人都有很独特的故事,等待被人去发掘丶去关怀;以致他在最艰苦的时候,经历到『啊!原来这个世界也不是那麽冷漠,或原来我可以在这麽困难的处境找到出路』」。

  最没盼望的地方找回盼望

  至於在怀安科病房接受临终治疗的病人,虽然好像「没有甚麽可做,只等待死亡的来到」,谢耀扬的工作就是陪伴,并在有限的时间,「帮他处理人生一些未完成的事情,一些最後想达成的梦想」。

  他记起一个病人,与弟弟反目成仇後,近二十年没见面,他问他想不想见弟弟最後一面,对方虽然不理会他,「……你看到他是很挣扎的」,最後在他的太太协助下,将弟弟带到他面前,「那场面十分感动,两兄弟在床上抱头痛哭……」。

  「当然我救不了他」,但谢耀扬相信人终究要死,但能够在死前做回想做的事,这个人生就会无悔无憾。

  「院牧就是在人生最没盼望的地方找回盼望,在最无助的地方被协助;在人最绝望时找到光丶找到盼望」,这是他作为院牧很引以为荣的地方。

  至於那位临终的病人,最後有没有信主,谢耀扬说不知道。到最後也没有刻意叫他信耶稣,只是被邀请去为他祷告,「如果他说好,就代表他真的很需要这个主去帮他」,祈祷後就引导他说阿们,「阿们的意思,就是他认同那个祷告中的祝福」。院牧的工作让谢耀扬对传福音的方法,比过往牧会时开放了很多,他希望帮助病人在艰苦中体验,而不只是墨守成规的套路。

  关顾的方方面面

  除了处理病人的情绪,疏解他如何面对艰难外,院牧还会关怀病者的家人,明白家人作为照顾者是很辛苦的,一方面非常焦虑,但个人感受又常被忽视,「长期病患照顾者其实差不多是一个病人,因为他的心灵是很沈重的」。

  另一羣就是医护,谢耀扬说这个专职本身在面对学术和操守上的要求,已有一定的压力,而同时间「社会的气氛是问责多於鼓励」,一些失误很容易成为社会聚焦的地方,加上工作的超标负荷,造成很强烈的负面情绪。院牧部会举办一些提升他们正向能量的工作坊,又曾在新春期间派送水果,用行动去鼓励和肯定大家的辛劳。

  一点烛光足够照亮黑暗

  五年的院牧工作,让谢耀扬知道每一个案都是独特的,有时根本没甚麽可以预备,只能预备一个单纯丶澄明丶不要胡思乱想的心。相比以往牧会,失恋丶失业丶夫妻间的吵闹已是那里很严重的问题;但是在医院,「真的是生与死的状态,真的将人生最困难的问题都浮了出来」。

  事实上不少传道人跟他说,做不到这样天天直面死亡,觉得工作充斥着负面的情绪,但谢耀扬说正正就是因为医院里很艰难,所以只要一点点的烛光,「哪里就点亮了,哪里就见到盼望」,让他有很大的满足感。他说病人因为觉得自己很惨,只要真的给予一点爱,对方已经觉得很好了。他感谢主使用他,「叫我去让那点光,带到最黑暗的地方」。

  生死边缘看到神的作为

  他有另一个很难忘的故事。

  有一个探望了一段时间的舒缓病人,是医院同事的爸爸,刚洗礼不久,突然不行,全家人赶到,但妈妈却在通宵陪伴後回家途中,需要半小时才能返回医院,那时估计病人很快便会离开。谢耀扬相信临终病人仍能听见,就大声叫他若想见妻子就一起祈祷,只是几分钟後,病人血压跌至零,他哭着求主怜悯,血压竟然跳回上去,然後又慢慢归零,如是者来回三次,最後嗓子也沙哑了,而妻子终於赶到,并对丈夫说∶「你走吧」,这次病人真的走了。

  虽然只经历过一次这样神奇的事,足以让他相信自己正履行一份很尊贵的职事,不只是令人宽慰点那麽简单,而是在生与死的边缘,怎样让人看到神,「按着神的心意,将祝福带给绝望的人」。

  部署未来拓展事工

  当然世事又岂尽如人意,谢耀扬还是看到好些人「最後都是郁郁而终」。有个喉癌的病人要切除喉咙,只剩下一个洞,心中满是愤怒,他一直探望鼓励这病人,为病人祷告,希望他放下心结,在人生的灯熄灭之前,做到正确的决定,安然而去。可是最後看到他离世时,样子很是惧怕,带着苦毒;还有一些人因为家庭背景或成长过程十分复杂,未必在三数次的会面能有所改变;就像那个他探望过在精神科的小孩,只有八岁就困在那里,教人难过。

  谢耀扬亦坦言面对这些破碎的社羣,除了有服侍他们的异象并心肠,院牧必须拥有健康的生命与性格,否则每天面对着那些向你吐苦水的人,又或是反过来拒绝甚至奚落你的人,必然感到沈重和劳累,他感恩自己在工作与生活中能取得平衡。

  过去联合医院所处的观塘,是一个最缺乏资源的地方,癌症病人都要转去伊利沙伯医院;但随着医院落实扩展,肿瘤科将於二零二三年投入服务,他说这是最好的拓展时机。目前正跟肿瘤科的团队商讨如何开始拓展身心社灵整全的医疗服务,并打算从化疗诊所那边开始进行定期探访,寻找可接触的个案。他感谢联合医务协会的支持,「让全人医治的实践在这社区落实」,继续使这地方看见上帝的荣耀。

  

  谢耀扬 ︳基督教联合医院荣誉主任院牧

  访谈日期∶2019年4月1日

  访谈学生∶陈琳丶陈倩颜 / 香港浸会大学

       冯子玹丶马婕妤丶陈泳岚 / 协恩中学

  整理及撰写∶马少萍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阅读马拉松】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