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网络牧养事工
探讨神学基础与实践

2899 期(2020 年 3 月 15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因应疫情关系,很多教会为了避免人羣聚集,近月纷纷举办网上崇拜,鼓励弟兄姊妹安在家中继续敬拜上帝。有机构早前举办研讨会,探讨实体崇拜及网上崇拜之间的关系,同时阐释网上崇拜的神学基础,思考如何能在实践上进行优化。

  建道神学院圣经系副教授高铭谦博士分析旧约中的圣殿观念,指古人相信圣殿必须座落山上,由於位置贴近天,以致赞美和祈祷的内容能更易被天上圣所接受,因此只有锡安山上的圣殿才是连接天地的线,也是领受上帝话语的唯一地方。他指,旧约圣殿传统亦可见於《创世记》二十八章,雅各在旷野梦见上帝使者在天梯上,更说这不只是圣殿,更是天门,即天与地连结之处,故为此地起名为伯特利(旧约原文为神的殿)。他续言,由於北国以色列人的祖先雅各在此处经历上帝,故北国人十分重视此地,也是北国的传统之一。

  耶稣为神人中保 敬拜不拘泥地点

  惟高铭谦博士强调,耶稣在约翰福音中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丶你们将要看见天开了丶神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身上。」(约一51)经文却反映耶稣自己就是那条天梯及连接天地的「线」,以及显示北国的传统也承传在耶稣身上。此外,耶稣在约翰福音二章十九至二十二节,比喻自己身体为圣殿,「谈死里复活的神学是重建圣殿,即重建自己成为那条天梯──连接天上领域的中介者,这宣称十分重要。」

  其後耶稣与撒玛利亚妇人谈道(约四19-24),妇人向耶稣质疑应当礼拜的地方,耶稣回应「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反映敬拜焦点已不再在於地理位置,而是在於耶稣基督。他解释在新时代下,耶稣不再拘泥於地理丶物质上的「天地线」,直接指出人必须以心灵和诚实(原文为圣灵及真理)去敬拜,而耶稣自己就是真理,可见敬拜与地点无关,只有藉耶稣才能敬拜上帝。

  因此,他形容旧约是「现场的Lan线」,必须到某一特定地方敬拜,祷告才能直达天上圣所;新约则是「离场的Wifi」,关键不再是敬拜的位置,而是以耶稣基督为生命的中心。由此可见,他认为网上崇拜虽然不在教会进行,但由於敬拜不再拘泥於物质或地理位置,故并不违背圣经教导。惟他补充,人与人见面沟通十分重要,网上崇拜不足之处在於信徒间不能聚集相交,但若处身於疫症流行的非常时期,网上崇拜也是不违反信仰的做法。

  助信徒投入崇拜 展现教会羣体性

  中国基督教播道会恩福堂崇拜范畴主管谭子舜牧师开宗明义指,他不会为网上崇拜「贴金」和强调其合理性,也不会刻意贬低,而是从崇拜神学反思如何优化和修正网上崇拜的不足。他表明,崇拜定义为三一上帝与人相遇及对话,相遇中,崇拜者会组合成属上帝的羣体,最终连於基督。

  从神观角度,他指崇拜最终目的是要父神得荣耀,人在崇拜中要倚靠圣灵的大能才可承认耶稣是主及回转,以致上帝接纳人的祷告,可见人在整个敬拜中的「功劳」十分有限及被动。「敬拜一定要在圣灵和真理中建立,从神观角度看,网上和现实崇拜似乎分别不大,因为主要能敬拜上帝的元素,上帝已帮我们承传。」此外,他又提到任何物质都可帮助人看见造物主的荣美,如圣礼中的饼和酒丶牧者讲道甚至大自然风光等,故信徒同样可藉电子器材,在网上崇拜中与上帝对话,因此教会应反思如何优化网上崇拜,而非斟酌其合理化。

  人观方面,耶稣曾说要尽心丶尽性丶尽意丶尽力去爱上帝,牵涉情感丶灵性丶理智和行动四方面,因此教会应帮助信徒在这四方面投入崇拜。回顾二千多年的教会史,他称教会已透过壁画丶雕塑和浸池等元素,帮助信徒与上帝对话;但面对网上崇拜,教会要思考如何令身处家中丶办公室甚至交通工具上的信徒,能达至最好的状态参与崇拜。「设计崇拜者包括网上崇拜,要时刻留意如何令会众对神圣介入的时空有一份醒觉,以致能够全人地参与和投入。」

  至於教会观,他引述以弗所书二章十九至二十节,指各人在崇拜中按恩赐事奉,彼此集合成一个羣体,互相建立补足,合一敬拜。由於信徒可独自参与网上崇拜,予人感觉较独立和私密,因此教会须思考如何让信徒看到教会应有的羣体性,例如直播较录播为佳,因前者可看到会众即时的反应和互动等。他补充,网上崇拜必须配合实体羣体,如羣体中本身并无关系及生命交流,网上崇拜只会沦为宗教节目,而非教会生活。

  身处网路新世代 善用媒体作牧养

  Milk&Honey Worship团长麦浚思先生则分享网上崇拜的实践经验,直言教会如希望面向网络羣体,技巧上或要以他们的「语言」沟通,又或要谈论一些网络上热门话题,但最重要还是渴望服侍网络羣体的心态。「不是单单为了疫情而做(网上崇拜),而是当疫情过去,除了见面相交外,教会如何运用网络空间接触弟兄姊妹。」他举例,很多教会已在不同日子举行崇拜,让更多信徒能在主日以外的时间参与,网上崇拜同样能满足一些难以参与实体崇拜的信徒,成为他们接触教会的奇妙管道。不过,他又坦言网上崇拜亦有不足,例如难以看到会众即时反应和状态,自己也试过要独自处理直播期间的技术问题,甚至同时担任主席和回应等职事,难以像实体崇拜般有弟兄姊妹协助。

  至於投入程度方面,高铭谦博士及谭子舜牧师均认同,参与网上崇拜的投入度较实体崇拜低。高博士分享其教会的做法,指开始网上崇拜前可设「倒数钟」,呼吁会众安静心灵,准备所需物品进入崇拜。谭牧师则表示,家中参与崇拜容易分心,信徒必须具强烈意志投入参与,同时讲员也要提醒信徒在这段时间分别为圣,双方都有一定责任。最後他补充,香港教会在疫情下被迫转为网上崇拜,反成了楔机让教会看见网络的好处;他认为日後如要落实新媒体发展方向,不可只单靠资讯科技部同工或年轻人,而是要放权及招揽不同年龄者加入,一起学习新媒体知识。

  是次研讨会由流堂主办丶G-Power青少年事工联盟协办,已於三月二日透过网络视频形式举行,主题为「不在教堂,也不在耶路撒冷──网上崇拜的神学反思与实践」。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阅读马拉松】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