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遇上救心

2898 期(2020 年 3 月 8 日) ◎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陈汉铧医生二零零三年在玛丽医院任职时,主动要求进入沙士病房,成为当时其中一位在工作中见证上帝的基督徒医生。「我是一位前线的战士,我知道自己的定位」。那是他三十五年的公营医疗生涯中,极其严峻的时刻,不过其实早於一九九七年与死神擦身而过後,陈汉铧明白以基督精神守望病人,会是他在地的使命。

  被感召主动入沙士病房

  香港传媒於二零零三年二月,开始报道广东省爆发类似肺炎的不寻常致命疾病,「那时只知道国内有严重的传染病,只知道他们抢购板蓝根」,及後从广州来的刘剑伦教授将病毒传到香港,率先在威尔斯亲王医院爆发,并一直漫延至全港,而玛丽医院总共接收了六十多名沙士病人。

  就在人心惶惶之际,某天陈汉铧驾车从玛丽医院回家途中,听着收音机有关沙士的报道时,当下清楚神感召他要入沙士病房照顾病人,於是他写了一封信给部门主管黎嘉能教授,告诉他作为医疗人员,无论是和平还是严峻时,照顾病人是「使命所在」。

  他知道有些同事不想进入沙士病房,也明白面对不知名而且死亡率高的传染病,对医护来说真的很难受,「你进去里面就真的已经预料了自己有机会死」,而他亦作好心理准备,不过也不讳言「这不是理性的,理性的都不应该去」,因为甚麽都不知道,「但是那时候我有神给我的平安」,最终安然度过。

  体会人的力量会枯乾

  陈汉铧感激当时有很多来自民间自发的力量,天天有人送汤来,「有很多物质支援我们」,令他看到人性很美善的一面,不过沙士让他更加深刻体会到的是,「单靠人的力量是不行的,人的力量会枯乾」。

  原来有次大衞城的吴振智牧师带着十多位弟兄姊妹,来到玛丽医院为他们祈祷,「我们在病房出来,大家都知道在里面可能会有感染」,但牧师等人并不害怕,并按着他的手作祷告时,陈汉铧突然感到「就好像是上帝的触摸,砰!一声哭出来」,才知道自己内里的心灵渴求;其後吴牧师在一次讲道中重提这事,笑说见到从沙士病房出来的医生「哭到口水鼻涕一起流」时,心里着实害怕会受感染。

  活在当下为主作工

  对於最终能平安走出沙士病房,陈汉铧说「其实都是上帝的恩典」,一如他在一九九七年的车祸中能安然无恙般。那天,有急症病人突发性心肌梗塞,他於凌晨四丶五时被急召回医院做手术,手术後人很疲累,但当天早上还要出席丧礼,回程驾车返玛丽医院时,竟然累得没有意识,跟着就在香港仔渔市场附近,过了对面线,与对面的计程车迎面相撞。

  「当我一睁开眼,第一个意念就是说,这里是不是天堂」,见惯生死的医生,纵使知道「人要死其实很容易,只是死得痛快,还是死得不痛快而已」,经此一撞,明白生命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能活在当下,努力为主作工。

  心病还需心药医

  陈汉铧一九八二年毕业於香港大学,实习後曾任职精神科一年,最终拣选心脏科,是因为它较具体掌握病因,而且即使隶属内科,也可以像外科医生般,透过即时的医疗技术,让病人即时得益,如「血管塞了,那我通;心跳慢了,我放心搏机;或者心跳有时失控,我放心脏除颤器」。

  除了物理性的治疗外,随着经验也让他看到心脏出毛病,有时是跟情感有直接关系。「若果一个人长期不开心,有很多苦涩和忧虑,他很容易会出现一些心脏问题,如心跳凌乱」,又或是长期在很紧张状态,亦会令肾上腺高企,直接刺激心脏,「这都是有科学实验证明的」。

  正如医学上原来真的有一种叫心碎症,患者因为过度悲伤而突然心脏衰竭,陈汉铧为此而写了一篇文章在《信报》发表。一位本是健康的七十五岁男士,因为妻子去世,两星期後在没有任何急性心脏病发证据下,确诊心脏衰竭。

  经详细评估验证後,除了先用药稳定病情外,陈汉铧认为「心病还需心药医」,於是找了一个晚上跟病人倾谈,得知病人的太太是教徒後,透过信仰引导他释怀,情况亦随之而转好。

  这种关顾病人整全健康的全人治疗,让他在医病的同时,也会留意病人的心情如何,有时会问「你睡得怎样?」然後透过跟病人的互动过程,「得出一些结论,之後就对症下药」。不过坦言公立医院工作环境恶劣,「你可以应付手中要做的事,已经用尽了你的精力」,相信是上帝加力给他。

  为病人福祉不怕吃亏

  作为基督徒,陈汉铧乐於将信仰跟人分享,不过身为医生,「我们首要做好我们的工作」,并矢志为病人谋更大益处,於是在二零零七年,他让自己工作的玛丽医院,成为全港第一间二十四小时为急性心肌梗塞病人作通血管手术。

  事情是这样的,二零零六年,陈汉铧被派去新加坡樟宜医院考察,看到他们会即时为急性心肌梗塞的病人通血管,亦即是所谓「通波仔」,而当时香港的做法,通常是先在急症室注射溶血针,然後送往心脏加护病房监察,但有一个风险就是「三十三个病人中,有一个有机会脑出血」。

  回来後作为主管的陈汉铧跟同事商量可行性,得到认同後便尝试逐步来,「初初朝九晚五,後来朝八晚八,再跟着晚八朝八都做了」。过了年半後的二零零七年,「我们觉得应该是全时间做」,变成今天的二十四小时。

  计画开始时没有额外资源,「其他医院的人都不看好我们」。在没有任何添加人手下,「为了病人的缘故,可不可以每人走多一步?」大家觉得可以试,最後成就这个「急性心肌梗塞临床路径计画」,结合急症科丶心脏内科丶放射科等跨部门团队,提高病人的存活率。

  团队里面有信徒,也有非信徒,每次病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各人就知道他有死亡的机会,陈汉铧感谢上帝的保守,让大家认定了那件工作是有意义的,然後「发挥他背後的潜能和主动性出来」,在没有任何补偿下甘愿去做。

  二零一七年陈汉铧按时间从公立医院退下来,在没有预先计画下来到私营机构,看到很不一样的境况,而他依然希望在工作中,以生命行为作见证,为上帝多行一步。

  陈汉铧 ︳心脏专科医生

  访谈日期∶2019年3月9日

  访谈学生∶高彤丶陈喜玲 / 香港浸会大学

       邝安蒨丶马晓琳丶黄颖文 / 协恩中学

  整理及撰写∶马少萍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天角一坊】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