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生涯四十二年

2892 期(2020 年 1 月 26 日) ◎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九五八年中六毕业後,华洁莹入读雅丽氏何妙龄那打素医院(下称那打素医院)的护士学校,完成了三年普通科护理和一年产科训练後,便加入那打素医院;一九七三年随从院长巴治安医生(Dr. Edward Paterson) 转职新开办的基督教联合医院,直到二零零零年退休。四十二年的护士生涯中,见证这两座姊妹医院如何透过医疗服务实践基督精神,并跳出传统医院只在医院内照顾病人的局限,建立「无墙医院」的示范蓝图。

  由护士训练学校开始

  当年华洁莹已获大学取录,不过由於弟妹众多,只好选择学习一门专业,只是「在那个年代,女孩子就业的选择并不多」,入读护士学校是个不错的选择,「当时那打素医院很出名,香港是无人不识」。

  事实上那打素医院早在一八九三年已开始提供护士训练,当时只叫那打素医院护士训练学校,直至一九七四年初,校址从那打素医院迁至联合医院时,才正式命名为那打素护士学校。「那时的护士教育课程设计没有现在那麽完善( well-structured)」,作为护士学生,华洁莹和她的十五位同学,上午七时已在病房工作,拿着牙灰粉清洁工作间,并学习照顾病人,之後还要上课,「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去上课是最眼瞓的」。

  那时院长巴治安医生用广东话教她们生理解剖学,「堂上做笔记,解剖图是他自己画的,都有中英文注解,同学轮流按照描绘」,直到一九六九年,巴治安才出版了以中文编着的《生理与解剖学》教科书,当然还有其他医生护士分别教授不同的科目,课程包括理论与应用,须参加护士局的考试,及格才能毕业。

  谦卑的工作态度

  当时虽然有些同学觉得自己每月只有六十五元的津贴是廉价劳工,华洁莹只看到自己是个学生,还有生活津贴可拿,倒觉得很满足。她着实看到医院内很多人都是不计较,只想着为病人服务。她清楚记得有次在通往新落成的产科医院走廊,看到当时温文的署理院长何大同医生(Dr. Maitland Alderton),「在袋里拿出一块手帕来,走去擦那些灯掣上的尘埃」。医院里上上下下工作人员的诚意,都让华洁莹明白医护在工作时应该抱有甚麽态度。

  医院为员工在院内安排崇拜聚会,也有护士团契;亦为病人办每周一次的崇拜和放映幻灯圣经故事,还有播放早晚祷。华洁莹工馀也曾参与这些义务工作,得到在护理训练以外更多的学习,至今仍然感恩不尽!

  那打素医院当时并未得到政府的补助,资源紧绌,医护都学会节俭。她说当时清洁用的砂粉,甚至胶布等医疗用品,部分是从救援组织得来的救济品;手套穿破了要补好再用,甚至注射的针嘴都是循环再用,「那些注射针嘴用过钝了,我们还要把它磨尖」。

  尽管财力拮据,那打素还是想办法为员工提供进修机会,华洁莹工作了几年後,就被保送到英国一年,读骨科专科护理,当年她坐了一个月船程从香港到英国。

  社康服务走进社区

  一九六九年,巴治安医生在筹建基督教联合医院时,心里盘算着如何以有限的资源应对观塘庞大的需要,最後想到推行家庭护理服务,让护士到病人家中,帮助已经出院的病人,这样做一方面可以让病人早些出院,腾出更多的病床出来,而且他相信病人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下会康复得更快。

  於是一九七零年十月,那打素医院的护士学校负责训练香港的首批社康护士,并从杨震社会服务中心借调两位护士来帮忙。杨震作为一间基督教社福机构,早在一九六七年已开展了社康护理服务,香港第一代的社康护士最初来自外国。(请参阅即将於本报第二八九八期李维爱女士的访问)

  起初联合医院要推行此服务时,确实遇到不少反对声音,连总护士长都担心,一个护士在外面如何应付,尤其是当年联合位处的观塘被称为「红番区」,遇到坏人时怎麽办?

  即使是医生,也很有保留,他们恐怕如果处理得不好,会影响病人的治疗效果,担心「前功尽废」;倒是负责长期病患者的医生,认为在病情受到控制後,病人其实可以回家,然後交由护士跟进。

  无墙医院理念成真

  最终医院排除万难,并获得从教会来的资助去推行,虽然一开始时,社康护士去到木屋区,「连找门牌都不懂」,甚至要带把雨伞,「被狗追的时候用来打狗」,不过计画很快便看到效果。在试验的头两年,不但没有任何意外或不好的事情发生,反而与社区建立了良好关系,社康护士穿着蓝色的制服走在社区中,都会得到尊重和帮助。

  这种将医护与社区联上,打破彼此隔膜,令到医护在社区见到病人整全的生命,背後其实是巴治安医生的「无墙医院」信念,他希望将以往集中在医院内的力量,可以散布在社区内运作。华洁莹和她的同事都记得巴治安医生最爱说「不是他们入来求我们,是我们出去帮他们」。

  当社康护士帮助病人出院後可以自我打理,又或是教导家人能照顾他,甚至若病人或家人不能照顾,护士就会查看附近的邻居可否帮忙;又或当发现病情有变时,能及早通知医生或带回医院。

  照顾病人整全需要

  巴治安医生那时还提点华洁莹等医护说,病人本来是「由社区来,由一个家庭来」,所以约在一九七四年,在护士学校的课程加了「家庭健康研习计画」,让每一个学生跟进一个家庭约两年,观察家庭成员之间的健康问题,彼此相处,从中学习,结合课程知识提交报告敍述个人的体会,使学生对家庭健康和社区健康有更深认识,藉此明白护理工作是看病人的整全需要,不应只局限在他身体单方面。

  一九八七年,华洁莹联同院牧李鼎新牧师和谢俊仁医生去了英国,考察善终服务,回来後开设了「怀安科」的病房,起初只有三张病床,为临终期的病人提供「关怀丶安宁丶安息的地方」,陪伴病人走过人生最後的一段路,也是联合医院关怀人心灵所需的终极服务。

  重中之重是行道

  联合开院时,仿效那打素医院每天早上利用广播作早晚祷会,可惜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病人情况和医疗活动的紧张,只好停止播放活动。

  但华洁莹说原来巴治安医生认为住院病人受洗的数目,并不一定是基督教医院的目的,「他反而觉得行道是重要」;他让身边共事的人,领会做好自己工作,就是为神而做。

  离开了医院环境已好一段日子,华洁莹依然关心护士今天面对的问题,她说护士出道时才二十多岁,很年轻便要面对人的生老病死,经历病人及其家人的各种生理丶心理和精神丶社会的问题,其实非常不容易,「我到现在八十岁才略有体会」;她希望教会或院牧能在伦理道德灵性上给予更多的支援。

  华洁莹 ︳基督教联合医院前护理总经理

  访谈日期∶2019年3月21日

  访谈学生∶曾乐儿丶卢家颖 / 香港浸会大学

       方文谦丶邓梓健丶黄以骞丶黄鸿哲 / 英华书院

  整理及撰写∶马少萍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阅读马拉松】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