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已逝,情犹在

2890 期(2020 年 1 月 12 日) ◎ 文林 ◎ 梁丽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几个月前的一天,我陪妈妈到长者中心参加活动。眼见时间尚早,我们於是坐在一旁看报纸。正当我们在谈论新闻时,一位带有乡音的女士问道∶「你们是客家人吗?」我望了她一眼,微笑着答∶「你怎麽知道?」「我也是客家人呀,听到你们讲客家话,感觉好亲切。」她的脸上流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

  接着,她怀着他乡遇故知的喜悦与我们畅谈一番。让我兴奋莫名的是,她(邓姨)竟是我爸六十年代的学生!在半个多小时的倾谈中,她除了忆述许多关於爸爸教学生涯的往事,亦对他英年早逝感到惋惜。「今天巧遇你们母女俩,让我感到非常开心。」她拉着妈妈的手说。

  几天後,我们和邓姨又在长者中心不期而遇。「我把见到你们的情况告诉几个同学,他们都说很想见师母,约个时间去酒楼茶敍好吗?」邓姨问。我和妈妈异口同声说∶「好呀,拜托你当联络人了。」

  好不容易等到相约见面的日子,那天上午虽然下着倾盆大雨,但无碍年近八十八高龄老妈的兴致。我们边走边谈,很快便到了指定地点,邓姨几乎在同一时间抵埗。约莫十多分钟後,只见一位笑容可掬的女士迎面而来。当邓姨告诉我们她是当年的班长(锺姨)时,妈妈情不自禁地跟她来个拥抱∶「记得那年我先生跌伤脚,是你每天帮他敷药,让我很是感动。」「师母的记性真好,看来您精神不错。」一会儿,妈妈转过头来,说∶「这是我的女儿,是你们的师妹。」我和锺姨相视而笑。

  闲聊了一阵,我建议与妈妈先到酒楼订位,而邓姨和锺姨就在火车站等候其他的同学。我们在一张圆桌就坐不久,邓姨等一行五人悄然而至。「师母,您好!」「师母,我们好期待见到您呀!」「师母,我姓侯,这是我的太太。」他们跟妈妈一一握手并自我介绍。甫坐下,侯叔便兴致勃勃地说∶「虽然事隔几十年,但我对老师当年贴中高考试题,让我取得优异成绩依然记忆犹新。」

  「谢谢你们对他的感恩之情,今天又特地远道而来探望我。」妈妈由衷地说。

  席间,大家相谈甚欢。风趣幽默的余姨(侯叔太太),谈及她和先生相处的一些趣事,我们几乎笑弯了腰。尔後,我想起随身携带的自传式散文集,於是拿出来给大家看,述说上帝如何带领我走过崎岖不平的单亲之路。眼见师兄师姐急不及待互相传阅,并啧啧称奇,我忽发奇想∶如果时光能倒流,让爸爸参与我的人生故事该有多好!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锺姨目睹桌上剩下的几碟点心没人分享,打趣说∶「想到六十年代初,就要把这些食物吃个精光。」她先把生菜夹到自己碗中,然後将「山竹牛肉」等点心分给各人。坐在她旁边的廖姨见状鬼马地说∶「听班长的训诲,不要浪费食物。」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茶敍接近尾声,各人都拿出手机拍照留念。「侍应生帮我们拍合照时没有取好镜头位置,两张都拍得不好……」,话音未落,那侍应生半开玩笑地说∶「从来没人说我拍的照片不好,只有你一个人说不好。」随即从侯叔手中接过手机,对着一众「老顽童」说∶「我忙得要死,这是最後一次帮你们拍照,下不为例。」说完便「咔嚓」一声拍下我们的欢乐照……

  人已逝,情犹在。五十多年的师生情,因偶然遇上的惊喜而延续。爸爸生前对教育事业的鞠躬尽瘁丶死而後己,对莘辛学子的关爱和精心培育,没有因岁月流逝被人遗忘,反而被很多尊师重道的学生传诵。我以桃李满门的爸爸为荣,以德高望重的爸爸为傲!

  爸爸∶我们永远怀念您!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天角一坊】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