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重心长论文学

2890 期(2020 年 1 月 12 日) ◎ 天角一坊 ◎ 艾菁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文学之美与信仰何干?基督教文学与信徒何干?苏恩佩早於上世纪六十年代便苦口婆心寄语道:文艺作品产生的效果比宣传性作品更大,因为文学本身有宏大的力量,只有真正的文学才能够打进人的心坎,产生不朽的果效。捧读《沉睡与清醒之间—话语传承之美》第一辑,聆听多位基督徒作家有关基督教文学论述的涓涓细语,我如梦初醒!

  正当我们连灵修读经时间都不够丶遑论文学何用之际,读黎海华论话语传承的美学,透过申命记提醒:摩西其实为传承他话语的下一代作歌,其嘱咐—神的教训,正是这个时代所要传承发挥的「淋漓如雨丶滴落如露」的言语。不是吗?整本圣经充满文学作品,为神伟大的救赎颂赞讴歌,为恶人的行径留下儆诫纪实,为子民得救倾心感恩,为纯洁的爱挥毫洒墨。她给我们一席美文的盛筵,真诚丰富的情感澎湃激荡,诗般的语言美得无与伦比。

  没有好的语言方式就没有文学。称不上文学的东西,即使属基督教,也不能称之为基督教文学。张晓风提出的,她最反对那种经文集句式的文字,或只写两句感谢主丶赞美神的陈腔滥调,便以为完成了文字工作的使命。我也不想看呆板丶陈腐的语言。只要看两行发现是宣传品的信仰文字丶充满了自己用起来十分方便的术语,对圈外人就显得十分隔阂,妨碍与未信者沟通啊。哪怕写得更多,设计更漂亮,别人还是没有看的兴趣,这是大家不约而同诟病之处。

  记得在神学院的思想方法课上,我尝试避开术语,用人听得懂的话解释逻辑辩题,教授出人意外的赞赏言犹在耳。张晓风直言道:语言的技巧并不一定要雕啄费事,直接写出来的感受有时候反而很美,切忌矫揉造作和言之无物。这更加印证了神早已放在我心中的负担。基督信仰需要的文学是内容和语言都同样杰出的,有好的内在特质,也有好的外在文字技巧。来啊,用大众都读得懂的文字,有创意地与世界展开对话吧。

  福音能叫灵魂苏醒,圣灵的工作不可取代,然而我们真的应该在乎怎麽样去演绎福音。世上认真的作家尚且努力回应着灵魂的召唤,不论自觉或不自觉;更何况我们对灵魂的救赎肩负责任,不是理当学习吗?吴美筠指出文学的影响是放射性和渗透性的,基督教文字工作确实不应该停留在一种近乎福音说明书的地步。

  「双手没有甚麽可呈现,但愿能交出心灵的白皮书」,李淑洁这一句让我深刻体会到自己是神的艺术品。真正的创造者从来没有停止祂的工作,我们的生命正是祂不断雕琢的作品。是否能完全降服在上帝的手里?如此这般,笔与生命才能成为服侍上主的创作。

  胡燕青形容人神之间鱼水般的关系,自己这尾鱼把诗当作一片水,无诗的日子是噩梦,而祷告是一扇从不关上的门。进到门内,真正的水光潋滟就不再咫尺天涯。水会自动涨起,无论噩梦丶无才丶还是门外的等待,必在定时到访的潮汛中成为过去。於我,又一位作者见证,神在乎祂的工人甚於工作。

  苏恩佩的文章,把信徒与基督教文学的关系论述得最为透彻。她挑战我,要像弥尔顿(John Milton)那样诚实地回应神在心中的呼召,凭着对神的信心与无愧的良心,做出神圣而严肃的选择。我岂会忘记神如何用人生洪炉的熬炼,更新了我看一切事物的眼光,走上这条文字路。

  书里收录了那麽多位先行者语重心长的嘱咐,为的就是我们的传承。在灵魂极大地震荡之外,想必你也如我一样,精神抖擞地迎向那本是从上而来的神圣亮光,迫不及待地细嚼第二辑小说新诗散文的创意作品。

  

  赏析:

  半个多世纪之前,苏恩佩已提出写作是神圣的呼召。时光苒荏,她的呼吁至今仍然如同施洗约翰旷野的声音。艾菁读《话语传承之美》,居然与书中论述者同样语重心长。(黎海华)

  

  艾菁・按呼召写作,参与笔耕。喜欢文学丶音乐丶舞蹈丶绘画艺术。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天角一坊】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旅游世界基督教】

【牧心世情】

【生命校园】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香港基督教医疗发展口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