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主旋律

2881 期(2019 年 11 月 10 日) ◎ 阡陌上的邂逅 ◎ 黎海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对於生命中不可知的神秘面,我们天生就有原始的胆怯。」 (西西)

  死亡,是人类共同的命运,也是中西文学无可回避的严肃主题。

  西西小说《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子》敍事者以第一人称向读者娓娓倾诉:「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子,其实是不适宜与任何人恋爱的。但我和夏之间的感情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使我自己也感到吃惊。」对方随意一个微笑,也会忽然令她魂飞魄散,却悲哀地发现自己不适宜恋爱。「此刻我坐在咖啡室的一角等夏,我答应了带他到我工作的地方去参观。」原来她只告诉夏她的工作是替人化妆,令他误以为是替出嫁的新娘端丽她们的颜面。但真相是她是为那些已经没有了生命的人作最後的修饰,使他们在将离人世最後一刻显得心平气和与温柔。因着她的职业,朋友因不安和惊惧一个个离她而去。如今她与夏的感情已经一步步走向命运所指引的道路上去。「可以参观一下你的工作吗?」「应该没有问题。」「她们会介意吗?」「恐怕没有一个会介意的。」夏一直以为她为他而洒的香水,其实不过是附在她身体上的防腐剂气味罢了。这气味已经蚀骨,无法驱除。「看我的双手曾为多少沉默不语的人修剪过发髭,又为多少严肃庄重的颈项整理过他们的领结。这双手夏能容忍我为他理发吗?能容忍我为他细意打一条领带吗?」她发觉在一般人眼中,她这双手已经变成触抚骷髅的白骨了。是她姑母把她这个孤儿养大,把毕生绝学技艺传授给她的,让书读得少的她,有能力到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去和别的人竞争。

  她姑母年轻时,带着和她海誓山盟的恋人到她工作的地方参观,告诉他这是一种非常孤独寂寞的工作,却没有人世间的是是非非。他表现得那麽惊恐,终於失声大叫掉头拔脚而逃。爱里不是没有恐惧的吗?她发觉她和姑母竟是命运共同体。「当夏知道我的手长时期抚触那些沉睡的死者,他还会牵着我的手和我一起跃过急流的溪涧吗?他会容忍我的视线凝定在他的脸上吗?」她问,为甚麽一个人对死者的恐惧竟要和爱情的胆怯有关呢?她坐在咖啡室等夏来。她想,如果他害怕,又有甚麽过错呢?她看到夏从马路对面抱着一大束花走过来。外面阳光灿烂,而她躲在幽黯的一角。啊花朵,是诀别的意思。

  这篇小说藉殡葬化妆师的角色,以既冷讽又抒情的调子探索爱情面临的终极考验。究竟是藉死亡面纱揭露爱情的面貌,抑或透过爱情揭示死亡的面目?夏是否如同昔日姑母的恋人惊恐而逃,抑或决定执子之手一起面对冰冷的国度?留给读者的是永恒的遐想和思考空间。

  黎海华(文.图)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会员堂堂庆】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