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爱很难?

2881 期(2019 年 11 月 10 日) ◎ 平视人生 ◎ 李灏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香港食肆消费,从未有人向我下跪。但在日本京都却一再遇上,弄得我不知所措!

  殷勤如此,不无代价。有社会学家称之为「情感劳动」(emotional labour),雇员一旦踏上台前,就要倾情演出,在顾客前念同一句欢迎台词,展露同一个灿烂笑容,千篇一律,天天如是。这可沦为一种奴役,尤其工作环境不太如意,或者自己不在状态,依然强颜欢笑,被迫表里不一。

  然而,不过度的殷勤又是另一回事。京都之旅碰上两次动人的款待。

  第一次在一间百年老店。我与太太慕名造访,打算一窥何谓「麸」(面筋)的小吃。店内没有其他客人,正当我们尽情东试西试其产品时,女店员递上两小杯暖汤,提议浸一浸才吃。果然,硬邦邦的麸瞬间变软,味道和口感立时迥异。「请问何时过期?」太太问。店员英语不灵光,我俩花了一番唇舌,她才晓得意思,用手指引领我们的视线,停在盒上不太显眼的食用限期。我多试了几款,依然缺乏冲动,但又不好意思,最终象徵性选购一小盒……,尴尴尬尬放在收银处,那位女店员随即拎上手看看,二话不说走回陈列柜换了另一盒,轻轻端来让我们瞧瞧限期,竟比我选的足足多了一个月,体贴得很!

  另一次是在一间素食餐厅,Lonely Planet用“godsent”(即「上天派遣的」)一词形容其食物的美味。小店只有八个座位,我们三时才去「医肚」,当时没有其他客人。老板是位六旬妇人,一见客人脸颊滚下汗珠,信手就调低冷气温度,再缓缓的端上两杯透心凉的水;还开启唱机,播放松弛的纯音乐,丝毫没有催促下单。我们点了一客咖哩饭丶拉面和饺子。「Share?」老板娘问,尤其关心饺子数目,「饺子一客五只,我煮六只给你们分吧。」店主煮得不慌不忙,原先想快快吃的念头敲不响。待到我们吃完,她靠近来坐,打开了话闸子。知道客人从香港来,就提起「反送中」一事,并说中港两地「制度不同」。若非赶路,真的很想攀谈下去。结帐一刻,六只饺子只作五只收费。

  上述两件小事给我一个启示:就算做生意,倘若立足於爱,每次款待都可幻化成一次仁爱行动。一个美好社会很需要生意人如此从商。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会员堂堂庆】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