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主的真光同行

2872 期(2019 年 9 月 8 日) ◎ 教会触觉 ◎ 赵芷媛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自出生不久,我便被确诊患有先天性青光眼,双目视力一直退步,现在只剩馀右眼约1-2%的些微视力,只能在狭小的视域范围中看见极为模糊的影像。视力障碍固然带给我生活上诸多的不便,不仅仅是我看不见甚麽丶做不到甚麽丶或用甚麽方法解决问题的困难;在社会上被误解丶被标签丶被歧视丶被拒绝丶被矮化或被污名化等经验也是屡见不鲜。不但如此,随着近年我决定使用导盲犬作伴,这些被不尊重或被无礼对待的经验更被放大。不过,对我而言,这并不代表身心障碍人士就是特别可怜的一羣,事实上,绝大多数人的生命中也有不同程度的缺失丶遗憾或需要跨越的难关挑战,不过,身心障碍者的某些身体特徵却相对较难隐藏,以致很容易成为社会中被标签甚至被边缘的一羣。

   初中信主後,我尝试寻找上主给我生命的方向和召命,我渐渐留意到有些人可能因着成长背景丶环境际遇丶生离死别等种种因素,心灵上饱受着庞大的煎熬,这些痛苦郁结往往相较身体残障造成的外在困难带来更大困扰。因此,我在中学阶段便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把人的生命带到上主面前,因为祂才是最有大能的医治者!後来,经过了神学及社工的训练後,恩师吴振智牧师一次邀请我在某聚会担任讲员,并特意相约关心我的近况。我很感谢他的鼓励和劝勉,期间他还引用了多年前别人对年轻的他说过的一句说话,告诉我:「上帝必会大大使用你的生命,你只是欠一个机会!」经过祷告,我便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踏上全职事奉的旅程,加入了基督教九龙城潮人生命堂。

  作为一位视障牧者,有人问我,教会应如何牧养视障人士呢?其实,我认为牧养视障人士与牧养任何一个生命一样,考虑的未必是专注於用甚麽「方法」解决所遇到的「问题」,却是要学习如何以上主的眼光看待每一个生命,并尽力容让他恢复上主创造他的原貌,有尊严地活出他本来的价值,实践上主给他的召命。

  举例而言,假如有一位视障人士进入教会, 我们或者很快会问一系列问题:教会是不是要铺设盲人引路砖?如何把圣经翻译成点字?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渠道和资源,是否代表我们不能接待这位视障人士?⋯⋯如果我们的心态是以「解决问题」为主要向导,当我们发现我们欠缺这些方面的知识时,我们便会却步,甚至希望介绍对方到其他教会。这样,我们便白白地错过了与这生命相遇的机会,甚至在不经意之间伤害了对方也未可知!相反,若我们相信每一个生命在上主眼中都是宝贵的,没有人应被视昨蟑螂般看待,因为在上主面前,我们只不过是蒙恩的罪人,因此我们也不能禁止任何人亲近主丶敬拜主。这样,我们自然会学懂尊重丶珍惜丶接纳和爱,使其活得有尊严丶有价值平等看待生命,那些所谓「问题」便不会成为让人来到主面前的阻拦了。因为生命的建立并不是一张资源的清单,而是爱的呼唤与交流。教会就是一个聚集不同罪人的羣体,一起谦卑悔改并愿意一生荣耀上主的羣体,一同以爱互相建立,敬拜上帝丶实践使命丶作盐作光的羣体!

  在过去两年多,我在生命堂主要负责青少年的牧养工作,也有参与在社会关怀丶信徒培育丶校园福音事工丶个人辅导等服侍中。坦言,这些对我来说并不容易,当中实在不断看见自己的不足和软弱,却同时看见上主丰富的恩典和带领!我很感恩能够在生命堂服侍,这里的同工团队是超过我所想所求的,同工们对我的信任有时甚至超越我自己。从他们身上,我除了看见互相配搭的灵活性,更看见他们每一位纵有不同,却同样有爱生命的心,这一切也容让我有许多发挥和学习的机会。此外,我很喜爱生命堂的弟兄姊妹,也非常享受与他们相处的时光。未来数年,主若愿意,我也期望自己不但能够在自己的岗位上能更良善尽忠,学习更谦卑地事奉和爱,也希望在辅导的知识上有进一步的装备,并期望能更多参与推动教会在社会中的使命实践,也愿意在生态公义丶动物权益等神学议题上有更进深的认识。盼望将来能够成为更合神心意丶更像耶稣的器皿,盛载着所交付的生命。在这黑暗纷乱的世代,愿主的真光照亮人的心,愿天国藉着教会降临人间,愿主的旨意与公义在地若天!

  赵芷媛教师(基督教九龙城潮人生命堂)

【要闻】

【教会之声】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