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角色促进复和
参与建构和平社羣

2872 期(2019 年 9 月 8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道风山基督教丛林已於八月二十三日举行「使我作和平之子」公开讲座第二讲,由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犹太教与跨宗教研究中心教授陈家富博士分享「建构和平社羣的神学思考」,从神学理论探索教会在撕裂後的角色,逐步建构和平社羣。

  陈家富博士指出,过去世界各地经历过战争丶种族清洗丶暴政压迫後,需要处理相当多善後工作,不少学者研究发现,在这些过程中宗教羣体的介入和参与并扮演重要角色,协助重建公正和平(Just Peace)的社会。「公正和平在旧约和新约传统都有较一致的观念。」他说,公正和平是一种包容性(inclusive)的理想,特别强调在矛盾和冲突状态下建立和平社羣,最终目标是达至整全的状态。

  他解释在圣经概念中,公正与和平互为表里,缺一不可,「没有公正而谈及和平,很容易被理解为和谐稳定丶避免冲突矛盾,结果只会出现不公义的状态。」而旧约传统「Shalom」实指在撕裂中关系遭到扭曲,需要建立正确关系(Right relationship),回复整全性才达至「平安(Shalom)」。但亦有神学家认为,基督教不应以追求回报式的公义为复和的前提,因为真正的宽恕不应带有前设和条件,倘若要求对方先道歉的宽恕是有所限制的。

  新约传统则强调上帝的拯救是礼物,和平国度是耶稣带有批判性的终末信息。他说,耶稣的福音虽没有带来革命推翻罗马政权,却带来革命性意义,是一种更深层次批判社会制度丶政治所带来的压迫,也是新约经文针对政权的暴力和败坏所发之信息。

  陈博士继续从神学角度反思教会角色,教会的存在目的是显示基督,因此是一种弥赛亚式的存在,宣告被掳的得释放丶瞎眼的得看见,展现出对公正和平的追求,「教会作为冲突的第三方,应成为修补撕裂丶促进复和的重要角色。相信香港教会亦正在探索这种身分,但可以更大胆丶更快去思考。」

  他续言,神学家认为圣餐是危险的记忆,因暴政多想清洗记忆,圣餐却是挽回的记忆,不断回忆,述说故事,提醒教会作为基督的身体,在圣餐中打开生命的深度和属灵意义,透过擘开基督的身体进行修补和复和达至整全。「圣灵给予教会羣体识别正邪的恩赐,带着使命讲述社会不公义,促进和平,表达与受压迫者同在的承担,与受害者同在就是福音,也是教会存在的重要目的。」惟他提醒教会这种先知式的彰显同在并不容易,需要抵挡很多威迫利诱。

  建立和平社羣需要时间,陈博士指出在建构和平工程的首个步骤是强制式和平(Peace forcing),当事态已经到了反人性而无法有机会自动终止时,往往需要使用暴力进行制止,如希特拉集中营彻底扭曲人权,联合国联手的反恐等。其後是缔造和平(Peace making/building),宗教羣体能以第三方身分参与,如南非成立「真相与和解调查委员会」中教会和宗教人士的角色,由不同立场和阶层的人述说故事,迫近真相。

  关於暴力问题,他说:「非暴力并非一种投降丶顺服或被动接受的态度,而是以另类操作的方式,非常积极地对抗暴力的逻辑,这需要极大的创意。」他不讳言现今很多提倡非暴力的人只有口说,忽略身体力行的积极性行动。他提醒对抗暴力难以独善其身,正如潘霍华晚期参与对抗希特拉,需要在具体行动中作抉择,当中涉及很多灰色地带,他形容就如疯子驾车撞途人,当中少不免使用暴力将制止疯子行为。而另一种称为「潜藏的暴力」,如政权和媒体建构虚假世界,扭曲真相。

  「漠视不公义的制度,沈默已是暴力的施加者。」他提醒教会要时刻反思有否成为施暴者,甚至用最神圣理由施加暴力,德国教会至今仍为在大屠杀事件中沈默而道歉。他认为教会必须学习谦卑心态,开放与不同立场的人对话沟通,醒觉聆听外人的批判,又再提醒对基本人权执着是非暴力的核心,目标是羣体免於恐惧和威胁的状态。

【要闻】

【教会之声】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