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的剧场

2869 期(2019 年 8 月 18 日) ◎ 阡陌上的邂逅 ◎ 黎海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是堕落世界里被撕剥啃咬後的生还者。在後来才开始关爱且支离破碎的残骸上,心存敬畏地漫游。」(Annie Darllard)

  在季节的更迭中,每棵树都上演着循环不已的默剧。生命的细胞和死亡的因子都裹在树干里头活动。至於昆虫吸取它的汁液,也上演着繁殖的生生死死剧目。整个夏天,你不时听到响彻森林尖拔的蝉鸣。金秋时节你踏在落叶上,听到金属铿锵的乐音;一抬头,却看到枯枝上正抽发出一根嫰芽。

  一场致命的肺炎,成就了安妮.迪勒德生命的体验和书写。她在听客溪(Tinker Creek)生活了一年,在贴近大自然之际目睹层出不穷的死亡事件,才看到生命妆台的背面,因多了个视角而深刻起来。《溪畔天问》夺得普利兹奖那年她二十九岁。她在听客溪畔不住对奇异的万象审视丶追问,表达内里的困惑和怀疑。「我不是科学家,却是一位诗人和一位具有神学背景和对奇特事件偏爱的漫步者。」她说。

  她在漫步中看到自然界中让她最为困惑的事件。她踏着的针叶树底下,究竟发生甚麽事?蝉的幼虫在地底下,紧紧抓住树根吸取甜美的汁液。在暗无天日潮湿的地底下,繁殖周期或说隐匿期,居然长达十七年!它们从未见到太阳,不论晴雨溽暑结霜,年复一年,在地底下摸索。让安妮感动而又困惑的是就在她身处的地底下,一种孔雀舞蹈正在进行。依我们看,与其说是孔雀之舞,不如说是复活的羣舞。就在四月里一个漆黑的夜晚,仙子羽化现身!如同训练有素的军队,全都掘开泥土一点一点爬向树木,褪了壳,巨大而强健。黑绿色的身体闪闪发亮,布满血脉透明的翅膀摺叠在背上,还有红而亮的眼睛。它们栖息後飞向空中。十七年地底的等待,只为一个月的阳光。雄蝉开始持续一整个夏天欢乐的交响大鸣唱。交配後尸体枕藉,惊心动魄。卵虫自树干钻入地底深处,再等待另一轮十七年後的复活。

  中国古诗人眼中的蝉含气饮露,黍稷不享,处不巢居,应候守常,而以清廉俭信喻之。它是立身高洁的君子象徵,还象徵复活和永生。因它的生命周期最初是幼卵,後蜕为幼虫钻入地底,若干年後成蛹,最後变为飞虫。在上帝所造万物中,我们总会在死亡之处,觅得复活的奇迹。

【要闻】

【教会之声】

【文林】

【释经讲道】

【E疗行传】

【《和合本》圣经百周年纪念系列】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