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本》百年果实—看圣经公会出版的其他中文圣经译本

2869 期(2019 年 8 月 18 日) ◎ 《和合本》圣经百周年纪念系列 ◎ 香港圣经公会编辑室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中文圣经《和合本》自一九一九年出版以来,至今已百年,深受世界各地华人信徒爱戴,帮助全球华人教会联系起来,同读一本中文圣经,体现「和合」精神。

  在这百年间,《和合本》圣经的面世,对於中文圣经的翻译丶出版和分发,产生甚麽推动作用?圣经公会又如何从《和合本》开枝散叶,因应不同的需要,为华人教会孕育和促成後来各个中文圣经译本的诞生?

  传递圣经翻译的棒子

  早於一九三七年,大英圣书公会丶美国圣经会及苏格兰圣经会出版《和合本》圣经後,在上海成立中华圣经会,负责在华的圣经事工,并且分发和推广《和合本》圣经。到了一九四八年,中国局势急变,中华圣经会迁到香港,易名为香港圣经公会。

  香港圣经公会於一九五零年成立,除了接过《和合本》的棒子,继续出版和分发这本中文圣经外,还一直致力使中文圣经译本更趋完善。可是,严谨而准确地翻译一本圣经,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往往需要用上数十年时间,既艰巨又漫长。毕生从事圣经翻译工作的联合圣经公会翻译顾问洪放博士曾这样说:「翻译圣经好像栽种一棵树,两三年难有收成,要二丶三十年才可开花结果。」

  圣经翻译事工需要恒久忍耐,付出的资金更是数以百万计。圣经公会怎能负担这笔庞大的费用呢?这完全是上帝的恩典丶翻译人员的忠心丶各地信徒爱心的奉献!例如吕振中牧师於五丶六十年代埋首於圣经翻译时,吕师母便不辞劳苦地在工馀担任义务募捐员,逐家逐户筹募经费,支持《吕振中译本》的翻译和出版费用。过去多年来,如吕师母的无言耕耘者,又岂止一个?

  参与的圣经翻译成果

  继《和合本》圣经,香港圣经公会由成立迄今,直接或间接参与翻译或修订的中文圣经超过五本,包括《吕振中译本》丶《现代中文译本》丶《新标点和合本》丶《广东话圣经》丶《和合本修订版(和合本2010)》等,还有一些少数民族语言的圣经,如蒙古语圣经。现胪列上述五本中文圣经的源起与特点,与读者一同为着上帝丰富的供应而感恩!

  1. 《吕振中译本》

  在上世纪中叶,可以阅读希腊文和希伯来文的华人信徒实在不多,吕振中牧师更是难得的人才,能直接从原文翻译圣经,所以大英圣书公会及美国圣经会一直支持吕牧师的译经工作,包括在经济上提供援助丶安排圣经公会的同工和专家与吕牧师讨论翻译工作,甚至资助他於战後在英国和美国进修。到了一九七零年,吕牧师毕生致力翻译的《吕振中译本》,终於在圣经公会大力支持下,得以面世。这本紧贴原文翻译的圣经,至今仍是许多进深查考圣经的牧者丶神学生和信徒宝贵的参考材料。

  2. 《现代中文译本》

  语言随时代而演变,为了让慕道者和初信者也容易明白圣经,自一九七一年起,由联合圣经公会策画斥资,许牧世教授丶骆维仁博士丶周联华博士丶王成章博士和焦明女士等,以可靠的《现代英文译本》(Today's English Version)作为蓝本,并以「意义相符丶效果相等」的原则,重新翻译中文圣经。於一九七九年出版《现代中文译本》。此後又於一九九五年完成《现代中文译本(修订版)》。

  3. 《新标点和合本》

  早於一九五八年,英美两国的圣经公会在尤金·奈达(Eugene A. Nida)推动下,同意修订《和合本》圣经,并从一九六二年开始,与中国教会领袖和学者商讨。直至一九八三年,联合圣经公会先後在香港丶台湾和新加坡等地举行有关修订《和合本》的研讨会,普遍认同有需要对《和合本》作出修订,於是组织一队圣经学者丶翻译顾问及编辑人员,开始从事修订的工作,并於一九八八年出版《新标点和合本》。这是对《和合本》的初步修订,主要是以一般现代通用的标点符号代替《和合本》所用的旧标点,并对新旧约的用词尽量统一,使用更适合的人名和当今通用的地名,为日後的《和合本修订版(和合本2010)》铺路。

  4. 《广东话圣经》

  这是全本以广东话(广州话)译成的圣经,最早的版本是一八六二年由美国长老会传教士丕思业(Charles F. Preston)翻译的马太福音与约翰福音。礼贤会传教士吕威廉(Wilhelm Louis)於一八六七年出版路加福音。後来於一八六八年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以西方的《公认经文》为基础,翻译了某些书卷,最後在一八七七年出版了新约,一八八六年修订再版;旧约在一八九四年完成。当《和合本》出版之後,大英圣书公会和美国圣经会於一九二六年,联合修订了新约;一九三八年,在上述圣经公会的支持下,出版了旧约全书的修订本。一九五九年,香港圣经公会也出版了《广东话圣经》。到了二零零零年,以《和合本》为基础,再次修订《广东话圣经》,并於二零零六年出版《新广东话圣经》。

  5. 《和合本修订版(和合本2010)》

  联合圣经公会在广泛谘询港丶台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地教会领袖与牧长,取得共识後,於一九八五年开展修订《和合本》的工作,先从新约着着手。直至二零零零年,联合圣经公会把这庞大的修订工作移交香港圣经公会统筹,并筹募所需经费。当时香港圣经公会虽然资金和人力短缺,惟经过多次祈祷後,时任义务总干事的梁林开牧师凭着信心,答应承担这大使命。刚踏出信心一步,上帝即有奇妙的供应:有人恰巧捐赠一笔遗产,足以开展旧约的修订工作,由周联华博士和骆维仁博士担任主编,洪放博士为翻译顾问。

  这项计画力求保持《和合本》原有之风格,只在有需要修改时才作出修改。新约依据联合圣经公会一九九三年出版的Greek New Testament第四版,旧约依据一九九七年出版的Biblia Hebraica Stuttgartensia,并且参考其他语文译本及考古学者对圣经抄本的考证丶校勘等资料。除了忠於原文外,也尊重中文语法之通顺,并以最自然的中文来表达。对於较古僻丶容易产生歧义和不符合今天习惯的字丶词丶句,都作出适当的修订。整项工程於二零一零年完成,并为《和合本修订版(和合本2010)》举行奉献礼。

  下表简列各中文圣经译本的特点:

  中文圣经译本:吕振中译本

  初版年份:1970年

  特点:●紧贴原文意思。

  ●注意区分古代原着与後人附加的经文。

  ●词语更贴近现代人用语,如「拉比」丶「公会」改译为「老师」丶「议院」。

  

  中文圣经译本:现代中文译本

  初版年份:1979年

  特点:●为适合初信者和慕道者,尽量避免采用一般人不易了解的宗教术语。

  ●强调「听」和「读」同样重要。

  ●译文较口语化,一般中学生都看得懂。

  

  中文圣经译本:新标点和合本

  初版年份:1988年

  特点:●用语和文体与《和合本》基本上一样。

  ●以一般现代通用的标点符号代替所用的旧标点。

  ●使用现代通用的人名和地名,如「士班雅」改为「西班牙」。

  ●代名词的第三人称,男性用「他」,女性用「她」,动物用「它」,事物用「它」,使读者更容易辨别。

  

  中文圣经译本:新广东话圣经(修订版)

  初版年份:2006年

  特点:●全本圣经以广东话写成。

  

  中文圣经译本:和合本修订版(和合本2010)

  初版年份:2010年

  特点:●继承传统,以尽量少改为原则。

  ●参与学者来自中国内地丶香港丶台湾丶新加坡丶澳洲丶马来西亚等地,务求各地华人都能读得明白。

  ●忠於原文,并以最自然的中文来表达。

【要闻】

【教会之声】

【文林】

【释经讲道】

【E疗行传】

【《和合本》圣经百周年纪念系列】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