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校团契两代人的心声
九十後院校团契人 看今日教会青少年的信仰挣扎

2864 期(2019 年 7 月 14 日) ◎ 教会触觉 ◎ 吴树铿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现在教会青少年最大的信仰挣扎,我认为是来自於信仰与现实生活的割裂。香港的年轻人正面对一个充满压逼的社会,自小在学业已经充满竞争,长大後战场转移至职场,同时社会前景黯淡,楼价高企,民主无期,整个城市一片愁云惨雾。在这个环境下,青少年容易对信仰失去信心,不再相信倚靠上帝可以战胜一切的难关。信仰未能带来盼望,甚至无法令他们可以在恶劣的环境下自处。如尼采所言:「上帝已死。」当青少年感到信仰已经不能为他们的生活带来甚麽意义,自然的反应便是离开教会,或是只看待教会是一个普通的社交羣体,矮化信仰为个人道德教育的一环。讽刺的是,往往选择离开的都是认真思考信仰,但当中得不到满足,经历痛苦的挣扎最後离去。

  另一层青少年对教会的怨气,或不被牧养的感觉,是来自於教会牧者与时代的脱节。曾几何时听过一位牧者说:「青少年工作是跨文化宣教」,现证所言非虚。 在七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成长的教牧,所面对的社会与现在青少年面对的香港已经有很大分别。教会不能够只停留在「祈祷交托」丶「信耶稣得永生」的牧养模式。教牧经常推销的「基督徒对来生有盼望」,可悲的是当下青少年是对今生没有盼望,「永生」对他们现在处境的意义实在不大。现在的社会环境正正在挑战教会所高举的信仰,是否穷得只剩下死後的世界;同时也反映了究竟我们对「福音」的认识到底有多透彻,信仰能不能够成为生命的基石去指导我们当走的路。

  现今教会需要的,是一双愿意聆听的耳朵和同理心,设身处地明白青少年的处境, 并思考信仰如何能够成为他们在这环境下的帮助; 而不是只简单地将青少年心中的挣扎标签为「属灵生命疲乏」, 否则只会令青少年与信仰愈走愈远。

  吴树铿(前岭南大学基督徒团契副团长)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特稿】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