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院校团契的演变与今日面对的机遇挑战

2864 期(2019 年 7 月 14 日) ◎ 教会触觉 ◎ 卢家辉丶Gigi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卢家辉/Fox(香港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同工)丶Gigi(城大基督徒团契团长)

  Fox: 九十年代的院校团契回忆

  如何描述我那九十年代院校团契的氛围呢?

  对那一代大专生而言,香港弥漫着一种危机感丶甚至末日情怀,他们心里都「恐怕这个璀璨都市光辉到此」(引自达明一派的歌曲《今夜星光灿烂》)。他们的最重要议题是「九七回归」,内心天天倒数,筹算如何在剩馀的时间内,好好装备自己,面对一个他们感到陌生丶甚至恐惧的管治政权。

  因此,九十年代的大专团契,一方面着重每星期的全体聚会时间,竭力装备弟兄姊妹,邀请些有分量的讲员来教导,内容由圣经丶神学到时事,亦定期在周会内举行小组查经丶属灵操练学习等活动。另方面,团契也有不同小组,如福音性查经组丶门徒查经组丶社关组丶关中组丶宣教组丶信仰反省组丶读书组等,以深化以上各方面的学习。 一般来说,团契整体上倾向在知性上装备大专生,以补过往香港整体教会反智文化的不足。不过,随着灵恩运动第三波音乐事工的影响,院校团契也开始引入大家现在习以为常的现代诗歌敬拜,让弟兄姊妹在感情层面上得到信仰培育。但与此同时,当时灵恩运动的反智倾向亦造成团契的内部矛盾丶甚至校内基督徒羣体在路线上的分道扬镳。

  Gigi: 千禧世代的院校团契面貌

  疲乏丶无力丶困倦……这些都是於今日大专院校学生的常态。没完没了的测考丶一份又一份的功课丶一样又一样的教会事奉丶失望的社会状态等等都压得大专基督徒透不过气。固此,於院校团契中各人只想找一安歇之所,让他们能於此放松。但同时,因着大专生的身分,各人亦愿对信仰作出更深的追寻;所以大家的焦点转向着重个人灵性操练,并努力从日常中实践信仰。

  因此,上个学年城大团契的周会时间着重探讨如何在不同生活层面(包括关系层面丶社关层面)活出真实的自己,以真实的自己面对真实的上帝和处境。同时,於查经训练中,我们重思耳熟能详的福音与我们的关系。而於电影组的时间中,我们亦尝试於电影中的普世价值与上帝的话语进行对话。我们亦有基层关怀组,透过定期关怀低收入人士以实践信仰。或许,我们未有如九十年代的大学团契般高举知性探求;但我们亦努力尝试於有限空间中实践团契生活丶并在日常中见证上主。

  Gigi: 面对的挑战

  如上文所提及,忙碌的文化使各人透不过气;而笔者相信於信仰的探求中是需要一定的自由空间,让大家能静思丶反思丶再思。但到底如何能创造这个空间,我们如何能令校园团契成为这个空间是我们这一代必须面对的挑战。再者,於校园中各类型的基督徒羣体涌现的时候,我们的定位又该是如何呢?相信我们亦要继续探求。

  Fox: 面对的机遇

  作为年近半百的学生工作者,我这些年痛苦挣扎甚麽是千禧世代?他们有何特徵?是人人说得老掉牙的「一蟹不如一蟹」丶散漫丶没耐性⋯⋯?这些负评或只能赶走剩下的年轻人。想深一层,若这真是他们的特徵,我们这些创造今日世界的人便是始作俑者。这二十年世界急速改变,形塑出我们的千禧世代。或许我们对他们很多东西看不顺眼,但我愈来愈发现他们充满能力丶弹性丶创意丶甚至抗逆力。或许,教会要进入新时代,就必须信任他们丶放手给他们!这可能是香港教会更新的机遇!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特稿】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