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耶柔米翻译的「亚美尼亚山」谈亚拉腊山 (上)

2864 期(2019 年 7 月 14 日) ◎ 译经随笔 ◎ 洪放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上一栏笔者曾谈及拉丁文武加大圣经译者耶柔米,千多年来对基督信仰发挥了深远影响。虽然在他之前约二百年,北非迦太基教会已把圣经翻译成古拉丁语译本,但需要一提的,这古拉丁译本旧约经文是根据希腊文七十士译本,而不是按希伯来原文翻译。所以耶柔米翻译旧约圣经经文根据当时在伯利恒可找到的希伯来文圣经,这确是一项创举。

  特别令笔者困惑的,是耶柔米译文在创世记八章四节竟然把原文的名称「亚拉腊山」翻译成「亚美尼亚山」,而早他五百多年前翻译的古希腊文七十士本也是按希伯来原文作「亚拉腊山」。为甚麽耶柔米把「亚拉腊山」改译作「亚美尼亚山」?是否公元四世纪末他在伯利恒译经时所根据的希伯来文圣经是说「亚美尼亚山」,而不是说「亚拉腊山」?抑或教导耶柔米学习希伯来语的犹太人助手建议改译「亚美尼亚山」,因为那时的犹太人都不认识「亚拉腊山」这名字,只知晓「亚美尼亚山」呢?也许公元四世纪末时的人都只认识亚美尼亚人和亚拉腊山位於他们的国家地区,而既然「亚拉腊山」位於亚美尼亚境内,那不如乾脆将「亚拉腊山」改称「亚美尼亚山」呢?

  创世记八章四节有这样记载:「七月十七日,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这是圣经唯一一次提及亚拉腊山,洪水灭世故事着名,大浩劫就在这座被称为天下最高的山上终结,因此亚拉腊山是基督徒集体记忆中的着名山峰。不久前我到高加索山脉地区的亚美尼亚,终於看见了亚拉腊山,虽然只能远眺,却印象深刻,也心满意足,犹如亲临看到挪亚方舟搁置停留之处。

  为甚麽我没有登上亚拉腊山?原来亚拉腊山位於土耳其境内,是个禁区,位处和亚美尼亚接壤的边境地带,两国因过往历史而处於敌对关系,不能随便前往和登山,需要先向土耳其政府申请。据说,批准可爬亚拉腊山的只能从土国境内的西南山麓,而不准从临近亚美尼亚边境的东北面登山。然而,景色最宏伟壮丽的,却是在临近亚美尼亚国的东北面。笔者没有亲身登山,本身又不是考古学家或探险家,也就作罢了。但单从亚美尼亚国首都埃里温无论哪里,都可以远眺这平地拔起丶巅峰白雪皑皑的崇山峻岭,实为乐事。(待续)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特稿】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