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後真相文化挑战
吁培养信徒辨识能力

2864 期(2019 年 7 月 14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後真相时代下真假难辨,加上每天接收海量资讯,教牧及信徒必须懂得以逻辑思考,方能在现今世代中培养辨识能力。香港教会更新运动已於六月二十日,假该会主办「牧养沙龙:假真相丶真辨识」讲座。美国戴顿大学哲学系张国栋博士认为,信徒活在後真相时代,应提高警觉勿做假资讯的传递者,同时虚心接受不同的意见。

  张国栋博士指,後真相时代最重要是政治对立和身分建构,事实真假只沦为手段。他以美国为例,从前政客说谎必须道歉下台,但美国现届总统特朗普多次发言被揭谎话连篇,但却讽刺地愈受欢迎,可见事实真假似乎难以分辨。他解释,此现象源於政客利用传媒和学术界,各以理性之名发表文章或数据,并以这些立论支持其立场,以便推行有利自己的「事实」。结果,正反双方各走极端,难再信任和沟通,这正是後真相时代衍生的严重问题。

  偏激对立盛行 摧毁社会互信

  他续言,在後真相时代下,由於有人不认同传媒和学术界的结论,继而批评它们偏颇,於是许多美国人建立自己的大学和报章,不但发表自己的想法,更与同业鼎足而立,甚至意图取而代之。另外,社会阴谋论亦十分盛行,双方均指责对方为利益而失实,真假难辨,结果在以上风气下,社会互信基础被彻底摧毁。

  至於基督教界亦难以独善其身,甚至不自觉地成为後真相时代的推手之一。他以美国基督教神学院结构为例,曾有一些神学人为追求信仰纯正,毅然离开高等学府,自立神学院并自设期刊和高等教育联会等。此举不但令神学院失去跨科际发展机会,更开始「自说自话」,漠视主流学术发展,甚至有偏激者觉得主流大学压迫基督教,结果同样产生了许多不信任。

  此外,他忆述八十年代美国性解放运动盛行,又容许各州设立堕胎医院,引起教会不满,慢慢形成一股宗教右派势力。当时他们想团结教会,利用选票力量去争取政治权力和话语权,盼望改变社会现象。「他们动机良好,但手段上却慢慢变成偏帮共和党,憎恨民主党。」现在,部分人士更以不择手段去为政客护航,可见美国宗教右派也是後真相文化主要推手之一。

  宽宏接纳意见 逻辑思考问题

  至於香港方面,部分宗教人士针对单一议题丶坚持法律要站在自己观点那方丶另立学府或媒体作论述等情况亦不罕见,故认为香港教会也步入後真相时代。他批评香港基督教媒体较少刊登国际基督教消息,而且机构立场主导一切资讯,信徒对世界各地的福音发展完全无知,更难获得客观持平的资讯。

  此外,他又慨叹理性对话平台消失,形容从前不同立场者在报章上撰文,彼此理性切磋;但今天随着具争议性的社会议题出现,正反意见归边,部分学者也不愿发表文章,因此扼杀了许多讨论空间,後真相文化逐渐形成。

  「後真相时代最困难之处,在於你根本不知道何谓客观事实,因为每个媒体丶圈子都想染手『事实概念』并加以扭曲,令我们都不敢相信他人说的事实。」因此他认为,香港教会必须承认後真相文化带来的问题十分复杂,教会领袖或制度都无法轻易解决问题,惟有提高警觉,不随便散播假新闻,重新学习放下情绪,以逻辑思维思考问题。他又提醒,在後真相时代下,信徒切勿以为「努力求真」便可解决问题,应以宽宏态度和逻辑地面对别人意见;至於传媒方面应追求更崇高理想,不应各走极端抗衡同业,而是中立客观地平衡报道。

  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胡志伟牧师回应指,每人都有思考盲点,如选择性关注丶先入为主的成见等,故训练教牧辨识能力十分重要。他举例,牧师大多只参加自己宗派的活动,或会不自觉地视其宗教的看法为权威,容易落入单一角度思考,结果将个人看法绝对化,难以接纳其他人的意见。他表示,当讨论社会议题时,一般只想说服别人而非寻求真理,他认为前者较易,但後者却需要承认与修正原来的观点,因此必须学习开放和兼容的思考,不断探求新知。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特稿】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译经随笔】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