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外的灵修

2859 期(2019 年 6 月 9 日) ◎ 教会触觉 ◎ 陈锦权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无论是今期主题所用的句法,或是一般信徒对「灵修」这个字的日常使用,都会以一个动词来理解「灵修」,像是要去做一件事情。西方教会多以「灵修」为一个名词,指的是个人的状态,或是与上帝的关系。笔者会接纳後者的观点。

  相信读者当中有很多人都会有笔者这种经验,就是在初信的时候,被教导丶训诲每日需要灵修,而内容大致上是以读经丶祈祷丶唱诗丶默想这些方法来完成。在这等过程中,我们都经历过有所得着,但亦有一部份时间会感到沈闷丶没有亮光丶因循丶疏懒,因而不去实践。如果我们把这些「灵修」活动看为是基督徒的责任,会因自己偶尔/经常未能达标而感到内疚沮丧,怀疑自己的信心或引发其他情绪,似乎有点不必要。其实灵修的目的,都只是想亲近上帝,更多认识上帝,聆听上帝的话,及与上帝建立亲密的关系。

  近年在基督教圈子中出现很多关於灵修操练的学习丶课程丶书本。这些操练大多源自在千多年来在教会中出现,现时仍流行於天主教会与东正教会的灵修操练。现时有些基督徒对这些传统操练再度热衷,希望藉此与上帝亲近。相信在读者当中对这些新兴(其实一点都不新兴)的灵修操练之接受程度不一。姑勿论如何,这些操练方式与基督教的灵修有共通之处,诸如认罪丶谦卑的态度,倒空自己,专注一段圣经丶安静丶反覆思想丶谂诵等。

  回到笔者的个人「灵修」与上帝接触的经验。在一次长途步行旅程之中,经前辈指点,有幸住进了一所天主教本笃会的修道院中。那里其中一个独特之处,是一日三次以额我略诵唱方式的祷告会/弥撒。(根据历史学者的记载与推论〈注〉,都认为额我略诵唱在早期教会中已经使用,到六世纪时被发扬光大,是西方音乐的始祖,一直在大公教会及其後的天主教会及东正教会的聚会中使用。)诵唱以拉丁文进行(有翻译的文本参考)。奇妙的是,在聆听了几分钟之後,个人的呼吸会协调着诵唱的声音,脑海会变得澄清,很容易进入到安静丶祥和丶与上帝亲近的状态。有一次机会跟带领诵唱的修士闲谈,他知我是教心理与辅导的,他笑言他们不需要甚麽心理辅导,他们每天诵唱几个小时,在当中与上帝的对话,甚麽问题也没有。

  这种诵唱独特之处是:它不是透过安静丶思考丶理解,或是直觉丶感受去认识上帝,而是藉着声音丶呼吸丶回响及与周围环境的互动,让在当中的人感受上帝的临在,和与上帝说话,是另类的灵修。

  〈注〉参考自 刘志明《中世纪音乐史》。台北:全音乐出版社。

  (笔者按:额我略诵唱亦可以是灵修的方法,是教会承传的一部分。诵唱内容广泛,包括圣经章节丶信经和其他祷文。当中亦有涉及天主教教理,非为所有基督信徒所接受。网络上有各种诵唱之影音,惟听这些影音与置身石质教堂聆听唱诵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经验。)

  陈锦权(宏恩基督教书院讲师)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