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牧工作的重要性

2859 期(2019 年 6 月 9 日) ◎ E疗行传 ◎ 邱徽道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八十年代我在玛嘉烈医院儿科工作,见到陈一华牧师开始做院牧的事奉。当时我以为院牧只是向病人传福音,并进行基督徒临终的关怀。直到我九一年加入般含道雅丽氏何妙龄那打素医院,认识韩淇威牧师,才明白院牧关怀是全人医疗的一部分。医护人员工作繁忙,没有太多时间去仔细及持续地关怀病人及其家人的心灵需要。院牧却可代替医护人员完成这项重要任务。医护人员都很自然地按病人需要转介院牧。

  随後我加入了「雅丽氏何妙龄那打素医院牧关事工督导委员会」,见证临床院牧工作的专业化发展,与及国际化的认证及督导安排。有一位资深的临床心理学家对我说,他很欣赏院牧的朋辈式辅导服务。有别於专家辅导,很多时病人及家人更容易接纳朋友或街坊式的关怀及劝慰。尤其是在病人弥留丶出丧及哀伤的处理上,院牧都能给与整个家庭很大的支持,也适时给基督徒带来盼望和安慰。各院的院牧经常都得到很多赞赏。

  十多年前先父患癌,在北区医院病房弥留之际,作为医生的我也感到焦虑,身心疲累。我本身的教会同工都有定时探望父亲。但因路途遥远,当先父垂危时,当时院牧邓碧龄姑娘都愿意多次探望我们,使我们安心,我十分感激她。

  在我儿科的工作中,会遇到很多心灵问题。例如新移民母亲不适应,青少年因为学业或父母离婚而受到困扰等。他们未必可立即得到临床心理或精神科服务,但有时他们会愿意接受辅导,尤其我会解释院牧主要是听他们的心事,并非着重「讲耶稣」,他们也可选择其他宗教的院牧辅导。在诊症时,有些病人或家人谈到伤痛处,会潸然泪下,我就急急联络院牧接手安慰。

  曾经有一父亲带子女来看普通的病,言谈间他说出他在国内曾经犯罪,虽已接受法律的制裁,但他却不能原谅自己,一直耿耿於怀。我提议他去见基督教的院牧,尝试透过认罪丶信耶稣而得到真神的赦免。院牧後来告诉我,他参加了教会聚会,开心得多了。

  我认识一位在台湾长大信佛的女士,父亲因病离世,她久久未能释怀。她找到一位心灵治疗师,这治疗师开始时并没有向她传教,只是引用圣经的话语去安慰她。这位女士在治愈之後,才知悉治疗师是个基督徒。有一天,她的朋友爽约,因着圣灵感动,她自动走入基督教堂听道,及後受洗并加入事奉工作。我相信在院牧工作中近似的例子一定不少。

  近年很多教会及神学院都派更多人接受牧关训练。随着未来人口老化,病床增多,医护人员时间不足,相信医院牧关工作的机会有增无减,愈来愈受重视。愿主使用院牧事工,在各医院及院舍里荣神益人。

  邱徽道(儿科专科医生)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