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收主日的启示

2855 期(2019 年 5 月 12 日) ◎ 净山清泉 ◎ 朱耀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的丰收主日奉献,记录着生命轨迹的转变,也反映了香港天气的变化。

  二零一零年秋,我参加了耕种班,了解到城市对农村的压迫,那年丰收主日(11月21日),我不再买粮油,改而替马屎埔的农夫买了三只大冬瓜,祈愿城乡共生丶香港的大地能滋养众生。二零一五年秋,我学有所成,终於能在丰收主日(11月20日)将亲手种的萝卜奉献给教会,我默祷:「愿我们手所栽种的,成为孤苦贫困者的祝福,更求主给我们力量守护香港的地土。农地,一分也不能少。」二零一六年十月中,台风海马袭港,把正在抽穗的玉米吹得东歪西倒,那年失收,我只能奉献风乾的洛神花。二零一七年初夏,我试在田里插秧,那些禾秧经历了五个八号以上的台风(苗柏丶洛克丶天鸽丶帕卡及卡努),幸好稻米撑了过去,十一月中,我第一次把禾稻奉献给教会。天气愈来愈极端,香港的丰收时份已不在秋季,教会於是将丰收主日延至冬天。

  丰收主日延期了,极端天气变本加厉。二零一八年香港春旱夏旱,五月鹤薮水塘乾涸,六月起连场大雨,九月世纪台风山竹来袭,到处塌树丶断电和水淹,很多人担心不能如常上班,但香港人似乎没有担心粮食供应会中断,马屎埔的一角已成大楼工地。二零一八年没有丰收主日。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日,延期後第一次丰收主日,我把萝卜丶羽衣甘蓝和番茄奉献给教会,都是山竹过後播种的,当日的福音经文是耶稣把水变酒的神迹。

  我聆听福音,想着眼下的香港。我们都是盛宴里的宾客,只要酒杯常满,从不愁缺酒,但饮酒终比酿酒快,从水到酒,除了花时间,还要生命酝酿,没有微生物发酵,水永远是水。走入马屎埔,看到农田被围封,听见农人大喊:「没土地没农产了。」我看着上主,主轻声跟我说:「把缸倒满水。」於是,我回收厨馀和乾草,在荒地上堆肥,再用堆肥复育泥土,在田上播种,按时浇水。厨馀变成堆肥,荒田变成菜园,农田生机处处,地有所出,水变成酒。

  在上主的创造中,万物皆美,生命彼此滋养,我每天都经历上主把水变酒的神迹。然而,丰收何价?假若水都脏了,酒缸破了,我们如何延续丰收的盛宴?上主把水变酒并不是叫恩典变得廉价,而是邀请我们参与创造生命的神迹。丰收主日可以延期,丰收却非必然。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