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铭谦博士拆解利未记
对照新旧约寻现代亮光

2855 期(2019 年 5 月 12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整卷利未记充满各种的条例,有的看来过时,让信徒感困惑是否仍需要遵守。宣道会北角堂及宣道出版社已於四月二十八日举办神学教义系列「释经释出祸——还利未记一个清白!」讲座,由建道神学院圣经系助理教授高铭谦博士担任讲员,有逾九百人出席。

  高铭谦博士指出,利未记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讲述礼祭上的不洁(一至十六章祭司妥拉),另一部分讲述道德上的不洁(十七至二十六章神圣法典)。「不洁并非道德问题,而是归类的问题。」他强调,在礼祭上的不洁非指对与错,而是以常理和文化约定俗成作为考量,归类成洁净和不洁净两个领域,牵涉到界限的问题。他续指,当时的人清洁不洁主要以时间长度和水洗作洁净,「而血是礼祭的洗洁精,用以处理高度的不洁。」

  利未记第十一章谈及以色列人的食物条例。对於将动物分为洁净与不洁净的食物。他指过去有不同的说法,包括古外邦人敬拜神明之用的动物界定为不洁,又有以现代医学解释带有传染病的动物界定为不洁,但都先後被推翻。直至一九六七年人类学家Mary Douglas在其书《Purity and Danger》,从人类学及创世纪角度提出是分类问题,即以完全陆地行丶海里游和天空飞三个领域作分类,「完全就是洁净,例如青蛙是两栖类就被视为不洁。」

  高博士续言,当时的祭司只能吃用燔祭专用的食物,而以色列民则吃洁净之物,万邦万民任何动物也可吃。他指,宗教多有其身分食谱,如佛教徒吃素丶回教徒不吃猪等,以色列人亦以日常饮食习惯宣告自己属耶和华,「你会发现食谱本身连结人的身体,吃甚麽决定了一个人的身分,唯独基督徒没有食谱,只有谢饭祈祷。」他引述使徒行传十章九至十五节解释,神叫彼得吃不洁净的物,意指以色列民和外邦人在福音事情上再没有分别。

  而利未记第十二至十五章提到有关外流物的条例,高博士估计当时文化中,血象徵生命,流血等於生命的逝去,因此视女性血经为生命与死亡的混合而界定为不洁;至於男性梦遗,是生命的潜能,因此被视为生命的潜能与排泄物的混合而界定为不洁。他特别回应,在出埃及记十九章摩西呼吁百姓不可发生性行为三天,当中的不洁并非因性行为是不好的行为,而是为了他们能更加专注於上帝,符合洁净状态敬拜祂。他一再强调:「不洁并非邪门的事情,而是日常的事情,不需要像犯罪般的紧张程度。」

  律法表徵认识上帝 仍需遵守神圣法典

  在利未记第十七章谈到「不可吃血」,他解释因血象徵生命,吃血等於不尊重耶和华是生命的主宰。他续指,早在使徒行传十五章二十九节大公会议上,议决不需要强加外邦人遵守食物条例,除了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和奸淫。高博士坦言,诠释空间仍成为教会多年的懊恼,但信徒可以给自己一个身分象徵性的食谱,例如他自己不吃猪红,但坦言食牛扒时仍会吃半生熟,「古代以色列人严守食谱,背後是其神学原因。」

  他续解说赎罪祭的流程,又认为以「洁净祭」为名更适合,因献祭是为作洁净用途,祭司会将祭物处理,并把血洒向会幕幔子七次,以作洁净。而不同身分的人献赎罪祭的位置亦不同,以祭司犯罪最为深入,他指这是程度的问题:「不同身分的人犯罪,所带来的污染程度是有分别的,就如初信者和牧师犯罪带来的影响是不同的,愈是领袖代价愈高。」他续言,因每逢有人犯罪就污染圣所,引致上帝有机会离开会幕不再同在,因此当时的犯罪观是羣体性的,会因一个人犯罪而影响神与以色列人的同在。

  他娓娓道来,赎罪祭中的认罪丶赦免丶悔改丶流血,与耶稣的救赎相似。在希伯来书第十章就解释到「影儿」是反映着「真像」,因此信徒应从了解律法的表徵(symbolism)认识上帝,也是利未记的重要之所在。他解释,耶稣基督所献的是永远的赎罪祭,将自己成为祭物,一次性足以叫成圣的人永远完全。因此,今日礼祭上的不洁不需要献赎罪祭,但神圣法典的条例仍需要遵守,包括性行为丶性别公义丶不可行淫等,他认为需要还利未记一个清白:「这就明白到为何基督徒对利未记守一些丶不守一些,因使徒行传和希伯来书转化了前段,同时对後段给予重复和肯定。」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