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终善别—从华人丧葬文化反思生命的价值

2851 期(2019 年 4 月 14 日) ◎ 教会触觉 ◎ 彭淑敏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生有时,死有时」(旧约圣经《传道书》三章二节),死亡是人生必经阶段,从古到今,无论贫富尊卑,抑或善恶贤愚,人总有一死,既不能摆脱,也无法逃避。面对这个困扰,传统华人按照约定俗成的方法来处理,逐渐形成独特的丧葬礼俗文化。时至今日,本港华人的丧葬礼俗大多因循执行,实际上可能不求甚解,或因避讳不谈,致使年轻一代产生很多问题和疑虑,因而难以理解相关内容和文化意义。

  如要窥探华人的死亡观,反思生命的价值,可以先从宗教丶民间信仰和风俗习惯等方面入手,例如儒丶释丶道三家的思想系统,可说是构建传统华人丧葬礼仪的主轴。但是不同的华人社区也会因应各自的发展,如语言系统丶居住地域丶祖籍或籍贯等,使仪式产生变化,因此当代华人丧葬文化充斥独特的本土色彩,不同的习俗也会随着社会流动而互相影响,导致部分仪式由多种文化混合而成。此外,社会变迁丶富贫差别丶血缘亲疏丶制度等因素也会影响最终采用的丧葬礼仪。

  古语有云:「百行以孝为先」,当中反映了华夏文化的人格修养和治理国家的基础理念。「慎终,追远,民德归厚」(《论语》)蕴藏中国传统丧葬文化提倡的孝道,以孝道敦厚人心,稳定家庭和人际联系,促进社会治理的核心价值。华人重孝,「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论语・为政》),意即父母健在时,子女应以礼侍奉;父母离世後,子女要以合宜之礼把父母安葬,日後进行拜祭,藉以慎终追远,追念前贤,以尽孝道。这些丧葬礼仪也可彰显生命的承传,反映死亡并非终结,而是透过代代相传得以延续下来。

  丧葬礼仪是逝者向世界最後一次的告别,恰当的仪式就像为人生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传统的华人丧葬仪式,目的可以简单画分为两大类,「逝者善终」和「生者善别」。前者是寄望人生匆匆结束後,能以其他方式延续下去,而不同的信仰产生了各种丧葬礼仪,目的也是希望逝者或可获得永生丶或得道升天丶或接引西方极乐等,从而减低面对死亡的恐惧,达至「逝者善终」。

  「小敛於户内,大敛於阼,殡於客位,祖於庭,葬於墓」(《礼记正义(十三经注疏)》),每一个礼仪的步骤都是逐渐远离逝者的居所,有助生者适应逝者的离去。也有一些仪式的用途是用来补偿未能尽孝的遗憾,抚平失去至亲的痛伤,达至「生者善别」。

  综观中国传统丧葬文化,历史悠久,涵盖大量仪式丶用具丶祭品丶服饰丶术语丶规章及禁忌,由香港华人辗转相传,再经过本土化发展,成为今天一项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笔者衷心感谢衞奕信勋爵文物信托资助进行研究计画,出版《逝者善终丶生者善别:图解香港华人丧葬礼俗》一书及教育小册子,以较生动轻松的表达方式来讨论和分析,现已全部免费派发给学校丶公共图书馆丶文化机构及公众人士等。此外,笔者也透过举办公开讲座分享研究成果,获得热烈的支持。更重要的是,笔者应邀前往多所中学进行专题讲座推广生死教育,能与学生一同打破禁忌,帮助他们远离恐惧,利用图解方式谈生论死,学生不但投入参与讨论,也能藉此机会掌握丧葬礼俗的基本知识,了解背後的文化意义,有助反思生命的价值,解答人生意义。

  恐惧出於无知,不解导至迷信,为了不使遗憾羁绊一生,就让知死悟生丶善终善别成为生死教育的元素,与每一代人分享。

  彭淑敏(香港树仁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