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书柜

2851 期(2019 年 4 月 14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父亲离开我们,转眼快五年了。

  清明扫墓後两天,回旧居一行。父亲房间的书柜,放着他生前常读的书,其中有一套很古老的百科全书,起码有七丶八十年历史,还有他在四十年代从美国带回来的数学书丶飞机工程书丶小说等。当年他回到重庆参军抗日,官职空军中尉,至二战结束後两年才经南昌辗转来港。其实到他八丶九十岁时,仍常取这些书来看。有时见他坐在睡房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看他二十岁在美国念过的飞机工程书籍,笑问他三十年代是螺旋桨飞机,现在已是超音速喷射机,为甚麽还看那些书呢?父亲总是笑而不答,然後低头继续他的阅读。

  客厅的书柜,则藏有少量我们六兄弟姊妹青少年时读过的书,其中有余光中的丶三毛的丶朱自清的。犹记得那些年每到晚上,家课做完後,我们多围着饭桌各自读课外书,至九时多,父亲就切水果分给我们吃,兴之所至甚至会煮番薯糖水或红豆沙,逗得我们好开心,带着甜蜜的心情入睡。

  我们住在这屋子,由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到八丶九十年代,几兄弟姊妹因结婚或其他原因搬出,前後住上几近四十年,而父母俩则多住十数年至寿满离世为止。对此房子我们留下深厚的感情,这是我们成长的地方,保护我们走过香港最动荡的日子。

  印象犹新的,是一九六七年左派大暴动那个夏季,由於家居油麻地,是暴乱的重灾区,常有冲突的场面,枪声不绝,催泪弹味道浓烈,我们年纪尚小,十分害怕,缩到床上,惟见父亲下班回家,咬着烟斗,气定神闲,我们因而也感到释然。

  厅中墙壁则挂有我大儿子小时候写的书法,父亲很喜欢,常告诉来探候的亲友,这是我长孙的作品。直到他过了一百岁,身体虚弱得多,没精神看书了,但仍坚持坐在书法字画下的沙发,叫佣人斟他一杯可乐慢慢享受,此情此景至今我仍历历在目。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