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念母亲

2842 期(2019 年 2 月 10 日) ◎ 城市心灵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过年时多想起母亲。

  现时香港过年,吃喝多在外面,团年饭丶开年饭,都预早订枱外面的酒家。间中在家吃的,也少有自己动手煮,或是订个盆菜丶或是各亲人每家带过小菜来。香港人住的房子很细,不要说放不下一张六人饭桌,有时连一张两人对坐小方桌也容不下。

  上一代住的房子未必大过今日的楼房,有住公屋丶有住狭隘的木屋寮屋,也有唐楼板间房一家八口一张床的,那日子过年必在自己家中吃饭,即使没大桌也坐在床边,除了因为这最省钱,就是全靠当时家家有位「全能」的母亲。

  那年代的母亲,有着上一代中国妇女的特色:贤良淑德丶刻苦耐劳丶精打细算丶厨艺了得。每年过了冬至,已开始筹算如何过新年,例如去街市买料做萝卜糕丶煎堆丶油角;买定一只鸡回家饲养,等到年三十晚宰杀;又或为子女买布料缝制新衣。而到了年廿七丶廿八,更全屋大扫除搞衞生丶清洁灶头厨具。很不明白一个女人,竟能在短短一头半个月内,一口气做齐这麽多功夫。

  还记得我小时候,母亲过年前十日八日就趁鸡价未贵便买一只大母难回家,在一个纸皮盒内饲养,我们每天就用白米清菜喂它食,几日下来就培养出感情来。记得有次母鸡还生出一只蛋来,我们就更待它如珠如宝。但问题来了,到年三十晚早上,母亲磨力霍霍准备宰鸡,我们竟舍不得在旁嚎哭,结果被母亲喝骂一顿。

  跟母亲去办年货,也是当年的一大乐事。她带我们到街市办馆(那时超级市埸仍未盛行)买过年食品如糖果丶瓜子丶糖莲藕丶糖冬瓜丶糖椰丝等;那日子香港小孩子很少有零食,一看见糖果甜品就垂涎三尺,有时趁店员不留意就抓一把糖果放在嘴里。

  现在香港的父母很忙,已少有闲情预备过年,而香港的小孩子平日亦享受惯了美食,变得刁嘴择食,对过年亦渐失去昔日那份期待。

  又记得以前父母年三十晚派红封包,叮嘱我们要把红封包放在枕头下面,待正月十五元宵後才准拆开,此为「压岁钱」,我们很纯情,多听从父母,有钱也用不得。今日香港小孩子世故早熟,甚或嚷父母以支付宝电子银包过数,利是封也快被消失了。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