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约之间看新约启示
文献助重构经文真义

2842 期(2019 年 2 月 10 日) ◎ 要闻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播道神学院已於一月十八至十九日举办「两约之间与新约何干?」圣经讲座,由美国三一神学院新约系教授及系主任鲍维均博士,以及加拿大安布罗斯大学圣经研究系客座教授曹杰明博士主讲,透过公元两世纪文献,帮助信徒认识第一世纪背景,重构新约经文的真正意义。

  首讲以「政治风云人物与新约释经」为题。鲍维均博士指出,新约与旧约之间的时期由公元前六世纪至公元後七十年,被称为「第二圣殿时期」,他希望透过当时的希罗文献,帮助信徒重构第一世纪的「眼镜」。他先从当时的词汇和概念理解罗马皇帝的身分,他指出奥古斯都(Augustus)平息战争後,由将军变成审判官,为了维持罗马帝国的共和国体制,他没有使用皇帝称号,反将审判官丶天主丶大祭司等所有称号集於一身,但仍拥有君王的权柄。

  「他其中一个称号是benefactor(恩庇者),一切好处都是由你而来的意思。」鲍博士解释,当时的人民承传罗马末世论,相信奥古斯都将和平带到罗马,此後不再有战争,是万众期待的历史主角,然而耶稣在此时出生。他续指,「救主丶上帝丶福音丶大祭司丶国父丶恩典丶感恩丶敬虔丶传令官」等词汇在当时都是与恩庇者相关,保罗在路加福音二章介绍耶稣的词汇,更是《普林尼碑文》原用於歌颂奥古斯都。

  鲍维均博士补充,希罗文化的君主责任是社会的守护者,而「恩典」被视为恩庇者赐的礼物,且期待有回报,以感恩去回应,以敬虔表示忠於当权者的军权,而这种施恩受惠的制度由爱荣耀和财富的人组成。

  他续带领会众从施恩受惠的角度再读提摩太前书,保罗在第一章用尽所有当时人民明白的荣耀说话为第二章铺陈,带出真正君王是上帝,是独一的神,又强调耶稣是上帝与世人间唯一的中保,这等都是对君主刺耳的说话,「罗马只得一个恩庇者,保罗说真正为万人牺牲性命的是耶稣基督。」保罗又为自己定位,称自己为「传令官」,即今日的传道人。

  鲍博士指出,教会一般将提摩太前书经文焦点放在男女关系上,然而保罗真正针对的是第五章那班传假福音的寡妇。「最困难解读的地方是谈及女人可否讲道前,谈到女人穿衣的问题。」他指,当时可能有班寡妇自称是恩庇者,在教会穿着尊贵的衣服炫耀财富,凭着财势去控制羣体,故保罗提醒他们要有善行(good deeds),对上帝忠心而非抬举自己,「真正做善行的是上帝,人只能模仿上帝,因为祂是最终的恩庇者。」因此,经文後续谈到妇女不可辖管男性,「辖管」原文指争权统治,保罗是在斥责那些在教会争权的有钱人。

  第六章保罗谈到金钱,指贪财是万恶之根,原意是提醒信徒不要像罗马恩庇者般自高,恃自己的钱财去行善,而是要尊敬上帝,明白上帝是独一掌权者,「钱财最大的诱惑是我们误会了自己是真正的恩主。」保罗解释真正的恩庇者不单没有自高,更甘愿将生命献上,在十字架上牺牲自己,「祂的善行不是倚靠自己财富去巩固势力,不是侵略万国,而是将自己生命倒空,以致人得到福音的好处。」

  再读十锭银子比喻 背景找出经文亮光

  曹杰明博士透过阐述两约之间的背景,带领会众再读十锭银子的比喻。他指,教会讲道一般会使用马太福音版本,因为路加福音版本中有很多无法解读的地方,但若了解当时的文化政治背景,经文就会带来很多亮光。他特别引述多部文献,包括约瑟夫《犹太古史》和《犹太战记》丶次经《马加比一书》和《马加比二书》丶死海古卷《圣殿卷》丶《那鸿书注释》及《哈巴谷书注释》。

  他指,在旧约圣经中犹太人期望君王是大衞的後裔,受约束於上帝与以色列所立的约,荫庇造福国民,惟被掳後君王沦为帝国傀儡。在巴比伦帝国时期,玛探雅被改名西底家,代帝国作地方管理,後更将君王降职,立基大利为省长。至波斯帝国更废除犹太君王,但仍承认犹太领袖的地位,包括立省长和大祭司作管治,「自从巴比伦歼灭南国後,往後都是由外邦掌权者为犹太立王或省长,这些历史在圣经并无记载,要靠经外文献。」

  他续指,在希腊帝国时期,亚历山大大帝仍承认犹太的大祭司,但他死後帝国分裂,南方多利买王朝以宽容态度处理犹太人政治,有的犹太人开放接受希腊文化,甚至移民到王朝管辖地埃及;但北方西流古王朝则压迫犹太人,迫令放弃宗教并要建立偶像。犹太人的高层大多希腊化,亦有权势贿赂外邦购买大祭司的职位。续後马加比家族与哈斯摩尼王朝,历经有希腊化丶以东人等不被犹太人认受的君主,主後六年罗马更废除亚基老的皇位,派官员接管犹太地方,「地区管理断断续续,但往後再没有犹太人成为君主。」

  曹博士直言,由巴比伦时期到罗马时期,犹太人的领袖一直被外邦势力所管治,其君王并无合法性地位,因此犹太傀儡君主多以利益来巩固当权国的恩惠,又为当权国执行意愿,减轻顾虑,无情地维护权势以弥补自身的非法性,但犹太人的反应则表现两极。

  回到十锭银子的比喻,他指传统解释以布隆堡(Craig Blomberg)「三点比喻」作解释,将贵胄视为反对耶稣的人,另外是忠心和不忠心的门徒。他续引述《犹太战记》的记载,亚基老与贵胄有相同的经历,同样要到远方拿取自己的国,远赴罗马求继承遗嘱,也遭受到很多人反对,亚基老家人更要求罗马派巡抚取替他作王,他更曾派军杀了三千个反对的人。

  曹博士反问,耶稣基督为何会用一个凶残差劣的角色来比喻自己?他认为神的贵胄真正影射的是暴君亚基老,赚不到钱的是不与他妥协的人,负面角色则是与他同党的人,因为他们竟能在短时间赚到十倍金钱。他认为从背景可以看到经文亮光所在:「耶稣要挑战我们祂的国是怎样的国,达到天国的手法是否如暴君一样,还是另有方法。」

  该院圣经科副教授谭志超博士回应时,以现今的处境重新演绎十锭银子的比喻,并提醒与会信徒不要以为圣经比喻有绝对答案,要继续思考与自身的关系。为助信徒重温内容,播道神学院网页已上载是次讲座的录影及笔记。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E疗行传】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