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维仁博士传承和合本圣经居功至伟

2841 期(2019 年 2 月 3 日) ◎ 《和合本》圣经百周年纪念系列 ◎ 洪放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经典译本和合本圣经传世已经一百年了。这个影响深远的中文圣经译本,在一个多世纪以前主要获得英国暨海外圣经公会丶美国圣经公会和苏格兰圣经公会的大力支持和资助,才得以在一九一九年完成和出版。二次大战後的一九四六年,联合圣经公会成立,以上三间圣经公会就将和合本的版权交给联合圣经公会拥有,五十年代初中华圣经会迁往香港并改称香港圣经公会,和合本的版权就交由香港圣经公会代理。

  虽然一九六九年的五十年拥有版权的期限结束,香港圣经公会和其他姐妹圣经公会,例如台湾圣经公会丶新加坡圣经公会等,仍然是和合本圣经的最重要和最大宗的出版者和发行者,服务广大的华人教会和信众,从没有间断。就在这期间,联合圣经公会聘请了华人圣经学者骆维仁博士,委以重任,主理中文圣经的事工,满足华人教会和信徒在多国多地区的需要。骆维仁博士高瞻远瞩,眼光独到,毅然在一九八零年代中期展开了和合本圣经的艰巨修订工作,同时又在一九八八年推出了《新标点和合本》,为传承和合传统,居功至伟。

  骆博士除了曾出任联合圣经公会亚洲太平洋区的翻译部门总管,需要到处奔波劳碌之外,还负责中文圣经的翻译事工,尤其主理和合本圣经,殷勤耕耘了三十多载,结出了丰硕的成果。骆氏壮年时即患有糖尿丶心脏及其他疾病,但仍然为中文圣经各项翻译事工殷勤辛劳,营营役役,夙夜匪懈,又积极栽培後辈和接班人。二零零零年退休之後仍然继续积极工作,可谓鞠躬尽瘁,直至二零一六年六月安息主怀,享年八十一岁。此刻记念和合本圣经百周年之际,实在值得缅怀过去几十年为和合本圣经传承作出了莫大贡献的骆博士。

  骆维仁博士出身台湾牧师世家,父亲是台湾长老会的名牧,是首位向台湾原住民传福音丶翻译原住民语言圣经和编纂赞美诗的牧者。骆维仁自幼耳濡目染,加上天赋语言才能和勤奋学习,志向於翻译和语言研究,就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神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後,即被联合圣经公会聘请为翻译顾问,主理亚洲太平洋区翻译部门。骆氏甫上任,即展开现代中文圣经的翻译,以英文《给现代人的福音》经文为蓝本。骆氏完成这个译文浅易的中文圣经译本之後,转而处理经典和合本圣经的译文,除了进行广泛谘询和成立修订委员会之外,同时又着手经文的现代化。这期间正是一九八零年代中,当时笔者仍正在修读神学和翻译学的学位,即被骆博士招聘,预约学成後即加入联合圣经公会的翻译顾问团队。

  和合本经文需要现代化,是因为二十世纪初清末民初时的白话文,包括一九一九年和合本经文,仍然采用旧式标点,只有单纯的顿号和句号,而没有逗号丶引号丶分号丶问号等其他今日中文语文通用的标点,这对现代读者造成不少的阅读困难和理解障碍。此外现代化是要将经文区分诗体和散文体,另一些专有名词更需要改为目前通用的译名,例如「士班雅丶居比路」改为「西班牙丶塞浦路斯」,还有一些笔画繁复的旧体字,改为目前通用的字体,例如「缠」改用「才」,「彀」改用「够」。至於代名词「他」,则区分为「他」丶「她」丶「它」和「它」;为何没有采用「祂」?因为假如用「祂」,福音书里门徒还未认出耶稣是弥赛亚时,他们怎会称耶稣是「祂」?还有恨恶耶稣的敌人,会承认耶稣是「祂」吗?因为经文多处涉及这类神学问题,故此没有采用「祂」代名词。

  记得一九八四年至一九八七年期间,骆博士曾多次邀请我参与这个和合本经文现代化的事工,因此让我得以知道很多来龙去脉,涉及经文评鉴学丶语文的用词遣字和中文地域性等问题,使我获益不浅,还未毕业上任就积累了不少经验。一九八八年骆博士主理的《新标点和合本》竣工推出,马上受到广泛的接纳和采用,包括当时国内刚开放的教会和广大信众。换句话说,假如没有骆维仁的远见和努力,就没有《新标点和合本圣经》。一九九九年骆博士即将退休,他从台湾打长途电话给我,鼓励我接过棒子,继续带领和合本圣经旧约部分的经文修订,当时新约部分大体已经完成,只等待国内圣经学者提出的最後意见。

  骆维仁博士虽然多年居高要位,统领亚洲太平洋区三十多个国家地区的圣经翻译事工,但他永远都是那麽和祥谦恭,敦厚忠义,沈实慎言,又从不摆架子,事无大小都注意周到,待人处事又认真诚恳,体贴入微。他永远都是那麽低调,从不要出锋头,只是一直沈默地殷勤耕耘,真正做到了效法基督耶稣「非以役人丶乃役於人」的榜样。晚年的骆博士在家庭上遭遇了沈重的打击,骆师母高天香博士本身是位出色妇女神学家,甫退休即患上老人痴呆症,随年岁越加严重,完全丧失基本自主能力,骆博士就多年细心照顾伴侣,心力交瘁,直至师母辞世。此外,骆博士唯一的儿子壮年时不幸罹患癌症而逝,白头人送黑头人悲哀之馀,还留下三个幼年孙儿需要爷爷照顾,骆博士不惜动用自己养老金,资助孙儿留学深造。

  二零一五年底我安排特别到台湾探望骆博士,当时我已经预感,这可能就是最後一次见他的面了。那时他已经入住淡水马偕医院养老中心,长年需要插鼻管,但他仍然那麽积极,那麽热爱生命,还在老人院的物理治疗中心使用仪器,锻炼手脚肌肉,真是只要一息尚存,还是那麽重视神所赐的生命。骆博士多年为中文圣经勤劳笔耕,尤其为和合本圣经,他可以说是个活的中文圣经资料库。二零一六年初夏传来他辞世的噩耗,也可以说这个宝贵的资料库闭关了,要等到复活之日重新开启。

  「你这又善良又忠心的仆人⋯⋯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吧!」

  洪放(联合圣经公会翻译顾问)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特稿】

【E疗行传】

【《和合本》圣经百周年纪念系列】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