碍胶政策

2841 期(2019 年 2 月 3 日) ◎ 平视人生 ◎ 李灏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天气转冷,我和家人心痒痒想打边炉,於是走到一间日式超市选购火锅配料。

  不同於街市,这里提供更多有机蔬果,亦可遇上以可持续方式捕获的海鲜。理念是好,但我仍有一点犹豫,因为它们太过与胶为伴了,蔬菜一小包一个袋,南瓜好端端的却裹上几层保鲜纸,鲜鱼五六小块便用一个胶盘盛装。

  我的一时之兴,可要花上五百甚至一个禧年才可分解的塑胶,一想到此,一份罪恶感油然而生。近年全球兴起走塑运动,我的挣扎,或许也是大家的挣扎。

  就以可乐为例,偶尔放纵饮一口,倒畅快吧。除非你奉行禁欲,否则饮下汽水不能也不该视为一宗罪。然而,可口可乐销量惊人,其一年的全球樽装产量,假如排成一条直线,樽头接樽尾,竟可围绕地球转七百个圈。别忘记,这仅仅是诸多品牌的其中一个,若将所有用完即弃的塑胶水樽加起来,地上每秒就生产二万个!地球可以这样持续下去吗?

   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当然可以做好本分,尽点绵力把饮完的胶樽洗净才放入啡色回收桶。可是,就算全民响应胶樽回收,这也无补於事。年前,本地有环保团体抨击,本港的塑胶回收不过是种「伪回收」,因为回收桶内逾九成的塑胶最终只会沦为一般垃圾运往堆填区。理由?回收业界表示,胶樽回收成本高昂,没有政府帮补,往往注定是盘蚀本生意。

  与其怪罪小市民,倒不如把矛头指向生产商,毕竟一款饮料选用甚麽物料盛装,乃是後者的决定。加上生产商财雄势大,大可研发新的包装,甚至推出新的商业模式(例如改以水机出售,让市民自备水樽购买),务求减少环境祸害。问题是,一些商家为何可以经年累月搭上便车,一股脑儿只顾图利,完全漠视任何环境成本?理由只有一个,就是负责监管的人大开绿灯。其实,政府大可仿效「四电一脑」的事例,向饮料生产商采行「污者自付」(polluter pays)原则,迫使有关人士从善如流,为地球丶为下一代多走一步。

  走塑运动是个契机,让我们重新思考人与物的关系,摆脱即弃文化,多些关注一件物件的生命周期。当中,离不开一份情。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特稿】

【E疗行传】

【《和合本》圣经百周年纪念系列】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