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传道的「矜悯为怀」精神

2841 期(2019 年 2 月 3 日) ◎ E疗行传 ◎ 林伟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香港的医疗传道工作中,有很多人都听过「矜悯为怀」这四个字,这四个字有特别的意思,是基督徒医生丶护士和院牧们都具备的生命素质,以此关怀每一位病人。

  「矜悯」二字有来自《晋书》王浚传:「诚宣加恩,少垂矜悯,追录旧勉,纂锡茅土。」在李密《陈情表》有此记载:「愿陛下矜悯愚诚,听臣微志。」「矜悯」二字多用於人伦怜悯之情,但若将两字拆开研究,意义更为深长。矜者,怜也,所谓「天矜予民」;而悯者,则忧也,哀怜也。怜悯亦有「同苦」之意,意即与别人一同设身处地,同受损伤,同忍痛楚,一同叹息流泪,一同悲戚与忧患。「矜悯为怀」意即以谦卑的态度,虽然是高位者,但要好像仆人一般的服役人羣,对痛苦患病的人予以关切和怜悯。

  若将「矜悯」放在医疗护理的工作上,就变得更有意义,医生护士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学效基督的卑微,愿意倒空自己,服侍病人,并且透过基督教爱人如己丶爱主爱人的理念,使病者在痛苦中感受天父的大爱。

  我们得悉香港教会早期开设医院的目的是为了传教,因此一直设有专职的牧师和男女传道人,他们每天在门诊部和住院部向病人传教,分送圣经和小册子,邀请病人参加聚会。传道人鼓励的话和医生行医是互相配合的,《圣经》的真理可以医治病人是当时新的思路,把注意力尽可能从肉身的痛苦转到福音带给他们平安和喜乐。

  百多年前,西方传教士医生千里迢迢来到香港,当时香港只是一个不毛之地,他们第一要克服长远的水路行程,途中不知死了多少宣教士和他们的家人。来到之後,水土不服有之丶患病得不到足够药物治理有之;再加上他们也会被病人感染疾病,所以他们每一日的工作都冒着健康和生命的危险,但他们还是来了,做了,活出了基督仆人的样式,这正正就是「矜悯为怀」的表现。

  雅丽氏何妙龄那打素医院前院长巴治安医生编着的《矜悯为怀》(A Hospital for Hong Kong)有一段启发人心的记述:

  「医务传教士为何东来?他们为何要放弃舒适的家园?为何放弃在本国大有前途的机会?为何远赴中国,经历无限艰苦,甘冒生命危险?当我们揭开香港医院的一页时,我们将会看到他们的劳苦并非徒然,而且发挥深邃的影响力,遍及整个中国……。对他们自己来说,福音是他们一生中所能得到最美的东西,所以他们希望尽可能与更多人分享。有些宣教士不太确定西方宗教比其他一切更优越,他们感到有需要尽力行善,将其馀的事交给上帝。最近还兴起了一种「个人整体」(Wholeness of each individual)的理论,他们认为「个人整体」会受许多因素影响而破碎,疾病就是其中之一。所以要透过一些治疗程序,尽力协助这「个人整体」恢复完整,这更是一种超过药物的医疗程序了。」(巴治安《矜悯为怀》,第12页)

  百多年前,医疗宣教士已全人医疗,心灵关顾并非纯粹宗教的需要,而是「个人整体」,是对人的尊重和关爱。事实上,除医生护士的专职外,院牧工作也是专职,使人在困苦中得到安慰和鼓励,在病榻上仍能体会上帝有信丶人间有爱,这就实践着「矜悯为怀」的精神。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释经讲道】

【特稿】

【E疗行传】

【《和合本》圣经百周年纪念系列】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