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古道,重塑生活

2839 期(2019 年 1 月 20 日) ◎ 平视人生 ◎ 李灏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所谓「走塑」,即在生活上多向塑胶品说不,坊间近年推动「无饮管日」,正是一例。我当然无法百分百办到,可是「走塑」一词,始终在我头上盘旋,尤其当我念到,自己方便一时,影响却可延续几代。

  我的小顿悟源自一次外卖经验。有次,我独个儿吃饭,为了消除一丝孤独,决定买个饭盒,踱到球场边看边食。那夜,我的意兴确实盎然,但当饭盒被我塞进垃圾桶内一刻,一份罪恶感油然而生。当时的我在想,饭吃完了,只消十五分钟,不过剩下来的发泡胶盒,须五百年才可分解——喔,原来丢掉了,不等於消失了。

   在我践行走塑的日子,印象最深的发现,是重用番梘(肥皂)的威力。我在八十年代出生,当时的香港人普遍使用番梘,我们一家也不例外,五口子共用一块。到八十年代後期,妈妈一时「贪得意」试用皂液,怎料旋即走上一条不归路。我也甘心乐意,高举皂液,唾弃番梘,嫌後者不太衞生,用起来又太过亲密,你又捽我又捽。一用就是卅载,直至上年才出现契机。我结婚了,搬了出来住,手上拎着人家赠送的两旧色泽柔和的手工梘迁进新居。我入屋後不禁一试,试完一块又一块,试试下更加恋上了。理由有二:一丶爱它纸盒包装,当我用完一块,顿觉为地球省却了一个胶樽的负担;二丶爱它够爽,捽完身後冲水即去,不像皂液似的顽固,须多冲数遍才冲净。我又发现,水务署所言不虚,原来五分钟冲凉绝不是不可能的任务,尤其当你选用番梘。

  我又认识一位女警妈妈,跟我一样重访古道。她初为人母,竟然仿效上一代人采用尿布。事缘是这样子的,有次她在堆填区搜证,眼前汪洋似的一堆堆垃圾,有两种东西不住浮现——不是衞生巾,就是纸尿片。经此一幕,友人誓死不作共犯,拒绝为一次性的尿片作伥。

  太过奢侈了吧。今时今日,哪一个年轻家庭不由双职夫妻组成?其实,要是女警友人没有外佣代劳,就无法贴身替宝宝更换尿布,更遑论清洗了。但我想说的是,多一点跨代沟通,或可寻索一条绿色大道。毕竟,胶袋不过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发明,我们活在一种「扔掉文化」(throwaway culture),也仅仅是半世纪的习染。今天的银发族,乃是昨天的绿色达人,我们重访古道,或可带来不少启发。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E疗行传】

【HeHeSheShe】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