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医疗传道的使者
—伦敦传道会 ( 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2839 期(2019 年 1 月 20 日) ◎ E疗行传 ◎ 林伟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丶在中国的医疗传道

  西方教会向东方传福音源自十八世纪欧洲的「福音复兴运动」(Evangelical Revival)。「福音复兴运动」认为教会有责任向世界不同地区传扬上帝的福音,英国公理会的大衞博格牧师(David Bogue)联同圣公会丶循道会及长老会在一七九五年成立「伦敦传道会」(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目的是「在福音未到的地方,传扬主耶稣基督的福音,使当地的人得蒙启迪,认识上帝」。「伦敦传道会」创会後即致力开展海外传教,很快便差派宣教士四出宣教,足迹遍及世界各地,一七九六年差出第一批宣教士前往南太平洋岛屿,其後差派马礼逊牧师(Robert Morrison)来华,於一八零七年到达广州,成为基督新教第一位来华的宣教士。另一位宣教士是英国利物浦的外科医生洛克威廉(Dr. William Lockhart),他於一八三八年被差往澳门,随後在印尼的巴达维亚(即现时的耶加达)丶内地的舟山羣岛及香港工作过一段时间,於一八四四至一八五八年间定居上海,并在那里建立了好几所医院。及後回到英国,再於一八六一年返回中国,这一次到北京创办了「伦敦传道会医院」 (London Missionary Hospital),他在那里工作了三年才离任。

  二丶在香港的医疗传道

  「伦敦传道会」的传道策略十分注重医疗工作,在中国许多大城市如广州丶上海丶武汉丶天津丶北京以至在地图内找不到的小镇都设立了医院。一八四六年,「伦敦传道会」的合逊医生(Dr. Benjamin Hobson)从澳门调遣至广州,加强在当地的医疗工作,另委任何斯伯医生(Dr.H.J.Hirschberg)来香港接任医疗工作,何医生致力扩展,成功地在当时仍属中国界域内的九龙开设教会诊所。

  当英国管治香港之後,由於香港具有优良的地理环境,加上殖民政府积极建设维多利亚城,於是外国商团纷纷由其他地区迁至香港,以便更有利进到中华大地营商;传教组织及宣教者也不例外,这也是「伦敦传道会」在香港服务之始,包括植堂传道丶医疗服务及兴办教育。

  三丶由「伦敦传道会」到「世界传道会/那打素基金会」

  「伦敦传道会」的精神是(一)敢於做梦,勇於委身。(二)为上帝广传福音。(三)为建立天国於人间。「伦敦传道会」在香港最早期的传道工作中,有延续发展至今的中华基督教会合一堂丶香港佑宁堂及中华基督教会湾仔堂。「伦敦传道会」最早的办学,有由马六甲迁来的「英华书院」,又创立「英华女校」,然而「伦敦传道会」一直最为香港社会认识的工作,就是医疗服务,百多年来,就有由不同医院合并而成的「雅丽氏何妙龄那打素医院」,并将香港西医书院并入香港大学的医学院之内(一九一一年)。

  「伦敦传道会」的总办事处在一八九三年迁往罗便臣道自建办公大楼;当时旁边陆续建成有英华女校丶何妙龄医院及中华基督教会合一堂。「伦敦传道会大楼」被列为二级历史建筑,现时已易为住宅屋苑的会所。「伦敦传道会」早在一九七七年改组为「世界传道会」,将上述事工交给本地教会或机构主理,又以售出产业所得的款项成立「世界传道会/那打素基金会」,继续支持香港的教会丶学校和医疗工作。上帝使用「伦敦传道会」祝福香港的市民,直到今日。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E疗行传】

【HeHeSheShe】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广荫颐养】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谁明宣子心】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