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本的修订与专有名词的翻译

2837 期(2019 年 1 月 6 日) ◎ 特稿 ◎ 洪放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百年经典和合本圣经在一九八八年推出新标点版,曾对一些专有名词作有限度的修订,数量不多,但都有其理由和原因。例如「友阿爹丶友尼基丶他玛丶尼哥底母丶阿尼西母」改为「友阿蝶丶友妮基丶她玛丶尼哥德慕丶阿尼西谋」,因为後者更适合反映人物的性别;「约但丶居比路丶义大利丶利巴嫩丶士班雅丶大马色丶西乃丶丢斯」改为「约旦丶塞浦路斯丶意大利丶黎巴嫩丶西班牙丶大马士革丶西奈丶宙斯」,因为後者是现今通用的名称;「流便」改为「吕便」,因为「吕便」作为人名较适合和优雅,「流便」有误作「拉肚子」意思之嫌。

  和修本整理翻译专有名词

  二零一零年推出的和修本圣经基本保留一九八八年新标点和合本所修订的专有名词。和修本的附录中,就有一栏提供了「修改人名丶地名对照表」,以便读者参考。当中值得一提的,是二零一零年和修本约略增加修改了几个专有名词:其中人名「荷兰」改为「何兰」,虽然发音一样,但後者更适合作为人名,不会和国家名称混淆;「乌泄丶泄撒」改为「乌薛丶谢撒」,用字较为优雅;「睚鲁」改为「叶鲁」,更适合作为一个人的姓名;「奋锐党」改为「激进党」,意思更加清楚贴切;一九一九年和合本的「古列」和一九八八年新标点和合本改作「塞鲁士」,现改为「居鲁士」,因为後者是目前中国所采用的正式译名。

  另外需要提的,是一九八八年新标点和合本曾改为「米底亚丶泰尔」的地名,和修本还原一九一九年和合本的旧译「玛代丶推罗」。为甚麽会走回头路呢?原因是要回复反映原文名称的发音。「米底亚」是根据英文的 Media发音翻译,而「玛代」是根据原文希伯来文Māday音译。「泰尔」是根据英文的Tyre发音翻译,改回「推罗」是要回复原文希腊文Túros的发音。这个地名旧约也常提及,希伯来文名称Tsor发音「佐珥」,有别於希腊文名称的发音,但既然和合本旧译是「推罗」,於是新丶旧约都一致作「推罗」。

  专有名词的音译和意译

  圣经翻译其中处理专有名词是译者工作的重要一环,尤其旧约希伯来文原文八千多个词条当中,专有名词占的比率相当高,例如第一个字母alef,八百多个词条当中,约有一半都是专有名词。严格来说,圣经里的专有名词都具有意思,就等於中文的人名丶地名,都可按用字各具涵义。那麽对译者来说,究竟应该按专有名词的涵义翻译?抑或按其发音翻译呢?这是个有趣的问题,但也是个极其重要丶原则性的问题,必须严格一致地抓紧去做,才是尽了圣经译者的基本责任。

  目前和合本与和修本经文里的专有名词或特别外语用词,绝大多数都是音译的,意译的很少。假如意译的,尤其地名,就可能被看待为普通名词。擧个例子,民数记三十四章四节和约书亚记十五章三节提及地名「亚克拉滨斜坡」,其实大可意译作「蝎子坡」,这对读者理解和吸收经文资讯也许更有帮助和效益。还有人名「大比大丶多加」丶「底波拉」丶「约拿」丶「司提反」丶「尼哥拉」,原来意思都很有诗意和优雅的,分别是「羚羊」丶「蜜蜂」丶「鸽子」丶「凯旋冠冕」丶「人民胜利」。有关专有名词或短语,圣经经文多处都先音译,然後作者再提供原意。例如马太福音二十七章三十三节提及「各各他」,又马上说意思是「髑髅地」;马可福音二十七章三十六节音译亚兰文短语「大利大,古米!」,又随即把意思「女孩,我吩咐你,起来!」交代清楚。

  普通名词改译专有名词

  今日圣经学者研究经文某些用词,都有新的见解和诠释,异於一百年前圣经原文的知识。例如以前认为是普通名词的「鳄鱼」(伯三8)丶「夜间的怪物」(赛三十四14)丶「铜块」(王下十八4),现在都认定这些传说中的特定怪兽丶鬼怪丶偶像等,应作专有名词看待,故此和修本都音译,改为「力威亚探」丶「莉莉丝」丶「尼忽士但」。目前大多数主要语言的圣经译本,无论新翻译的,或修订旧有译本的,也都是如此处理这批名词。

  音译「基督」和「耶稣」

  音译和意译,这是处理专有名词的两大途径。就拿新约的「基督」来说,是旧约「弥赛亚」的意译,「基督」一词来自希腊文形容词作名词用的Christós,意即「受膏抹的丶受膏者」,来自动词「膏抹」chríō。至於原词希伯来文的māšîa「弥赛亚」本身也是形容词常作名词用,旧约出现过38次,也是来自动词「膏抹」māšaḥ。在新约把原词希伯来文的「弥赛亚」音译拼写出来,正式作头衔名词Messías的,就只有两处,分别是约翰福音一章四十一节和四章二十五节,两处经文更随即提供其意译的Christós,即是「基督」。除了约翰福音这两处之外,整个新约都采用意译「基督」,总共259次。

  中文音译Christós为「基督」,可追溯到十七世纪末法国神父巴设(Jean Basset,约1662-1707)在四川翻译的手稿中音译为「基利斯督」,一八零七年来华新教传教士马礼逊很大程度上参考和采用了前者的译稿,把耶稣这重要头衔略改为「基利士督」。严格来说,以标准汉语阅读的话,「基利斯督」比「基利士督」较忠於希腊文发音,因为希腊语只有「斯」/s/的音素,没有「殊丶士」/ʃ/的音素 。相信这是因为马礼逊在中国境内翻译首本圣经时,是在广东地区进行,也许受到粤语的影响,粤语没有汉语「殊」/ʃ/的音素,「士」和「斯」都发/s/的音素。後来委办译本简称「基督」,把中间两个音节省略,「基督」就沿用到今日。

  「耶稣」一名音译自希腊文名字Iēsous,这名字并不是新约作者们首创,而是丝毫不改地取自约主前二七零年翻译的旧约希腊文七十士译本摩西五经中「约书亚」的译名。这名字旧约首次出现在出埃及记十七章九节,七十士译本就在那里音译作Iēsous。「约书亚」希伯来文名字Yĕhôšûa‘来自动词「拯救」yāša‘,中间的辅音也是「殊」/ʃ/的音素,故此中文译名汉语发音是个「书」字。然而希腊文没有「殊」/ʃ/音素,故音译改为/s/音素的「耶稣」。由此可见,古代圣经译者已经需要克服音译专有名词的困难,按希腊文音韵系统,将「书」改译作「稣」。

  「和散那」与「龙」

  无巧不成话,新约名句「和散那」和「耶稣」都是同词源的,来自同一个动词「拯救」yāša‘。「和散那」源自诗篇一一八篇二十五节短语「求你拯救」,这希伯来文原文短语动词有「殊」/ʃ/音素,但翻成希腊文的「和散那」,就只用「斯」/s/的音素了。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具争议性的「龙」一词,只在启示录出现13次,和修本仍然保留旧译「龙」。自有中文圣经翻译纪录,这个希腊文名词drákōn都译作「龙」。由於史前时代龙已经是我们汉人先民的图腾,具有吉祥丶高贵丶帝王的象徵,故此把译词「龙」来指魔鬼,令很多信徒难以接受。也许以後和修本经文再作修订时,经多方谘询以取共识,考虑把这个普通名词「龙」音译,改作专有名词「杜拉根」。

  洪放(联合圣经公会翻译顾问)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特稿】

【E疗行传】

【《和合本》圣经百周年纪念系列】

【九龙半岛赏教堂】

【净山清泉】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深入以色列】

【牧心世情】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