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孩?

2833 期(2018 年 12 月 9 日) ◎ 平视人生 ◎ 李灏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小时候,我偶尔会在家中使劲地跳,看看还差多少才碰到天花板。

  我已长大成人,不过现在每次见到刚刚升上初小的天荫,都不禁抱抱他,抬起他摸摸头顶上彷如天空一片白白的墙。天荫的家没有爸爸,家里大概无人够高让他摸天花。

  年前天荫五岁生日,他的妈妈拎着两张免费迪士尼门券开开心心跟他同去。迪士尼诱人的地方太多了,且一入票闸就开始,如香喷喷的炭烧鱿鱼,你合上眼也会扑鼻而来。天荫抵不住这场味觉试探,立时扯住妈妈的衣角闹别扭。鱿鱼一块二十八元?她原想却步,但念到日子特别,才破例掏腰包,肉痛地,犹如割了自己身上一块肉拿来炭烧。大半天眨眼而过,晚饭时间快到了。妈妈一早答应寿星仔外出吃饭,於是问他有否心水选择,小男孩却应道:「不用了,早上鱿鱼好贵,我们回家煮面吃,悭一点钱。」我曾经在一个分享会上重提这幕,天荫的妈妈坐在後排,一听便暗自拭泪。

   容我再介绍多一个小孩。她叫星钰,我在教会举办的一个基层家庭圣诞聚餐上初次跟她见面。她跳蹦蹦的走到我跟前,我敌不过她的笑靥,蹲了下来问她的名字,再追问其背後的意思。她答:「即宝贵呀。」接着,我抛出一条难题:「小妹妹,你生命里最宝贵的东西是甚麽?」星钰没有皱眉,脸上依然一脸稚气,二话不说就应:「妈妈的爱!」答得不错,不过略嫌空泛,所以我再考考她,说:「妈妈怎样爱你?」「好多时悭自己,省下钱来买礼物给我。前阵子,妈妈在街执到个铁闸,跟邻居一起拎去卖,不过拉伤了肩膀。妈妈好几个月没有看医生,刚刚还买了一份圣诞礼物给我,才用馀下的钱看跌医师打。」眼前的小人儿才就读四年级。

   天荫和星钰都是港产宝宝,只是他们的母亲,前者「单非」,後者「双非」。普天下的孩子都会哭,不过他们身处不同的物质空间(material space),开展了不一样的童年。天荫和星钰当然也会撒野和捣蛋,可是他俩生於匮乏,反而造就了这一代小孩似乎失落了的生命质素。我不是说新移民处境毋须改善,又或我城的边界可以无限开放,我只想说,打开对话可以是一次弥足珍贵的文化甚至生命之旅。

  假如港孩都像他们,你说是否一件好事?

  (编按:文中「单非」是指母亲并非香港永久居民。「双非」是指父母双方都非香港永久居民。)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教会触觉】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