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召历程

2832 期(2018 年 12 月 2 日) ◎ 云彩见证 ◎ 张肇伦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引言

  全是恩典,一切也是恩典!能够撰写此见证,全是上帝的恩典!若非上帝的拣选,断不能蒙恩踏进这美好又蒙福的道路。盼望以下见证,能清楚丶简要地述志。

  召命?上帝,祢是手握主权的神。

  二零一一年,我还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那时有幸跟随母会牧师学习,受其身教,深知上帝的道博大精深,因此盼年轻时多学习,日後能在教导方向事奉主。

  二年级时参加了教会的门训课程;读毕後依照承诺,邀请其他会友作自己的门徒,期望教会有更多年轻人可以得到牧养,更多人成为门徒,全民皆兵。可惜事与愿违,在教导时深深体会自己在各方面也不足成为一个称职的导师,对有心的门徒深感亏欠。这次经验令我体会到我心里的渴望:第一,教导是我的恩赐,期望上帝日後在此方向使用我;第二,是心有馀而力不足的无力感,更促使我内心对上帝的渴求,不论是灵性上或知识上;最後,是渴望上帝呼召我,让我可以全职入读神学院更好装备自己,日後为主所用。

  惟呼召乃是上帝的主权,不论我多愿意,上帝没有在那时让我全职服侍。

  我认为上帝的呼召,乃是全职入读神学院的基本要素,若不是上帝的带领,我不可以自作主张。因此谘询教会牧者後,大学毕业後报读了浸信会神学院(下称「浸信」)的夜校课程,为自己成为一个更可靠的主日学老师作准备。同时在职场打拼,如同一般人为生活奋斗。

  召命?上帝,祢是不离不弃的神。

  为工作丶为前途丶日日夜夜为公司拼命付出,身心俱疲。斗志软弱无力,渴望召命的心不再,灵命走向下坡。更甚者,面对试探,少了当初的戒心,欠缺了起初的倚靠。在二零一六年中旬,我陷入前所未有的灵命低潮,在生活行为上愈发偏行己路。我不敢相信自己竟变得如此讨厌,得罪了身边的人,更得罪了上帝。原来,我已经离基督这麽远。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与不知所措。我知道我不能靠自己解决这次的难关。与一位信任的牧者商讨後,我知道应当机立断,不可再足陷泥中,因此决定向公司请辞。当天晚上,我在泪水中再次记起二零一六年头,我在静修营的经历:

  那是一个夜校课程的静修营,有关属灵与操练。在星期六假浸神的小礼堂举行。当日早上的独处静修时间,我看见了异象:我看见一个大宝座,前面有一个人跪在地上。我走前去的时候,那人竟回头对我说:「你去了哪里?」因情景犹如在眼前发生,顿时我不知如何回应。当日细想後,我给了这异象的回应是:「我在属灵的路上,已经不知不觉地走远了。即使晚上学习圣经,却远离了上帝。我要悔改,谢谢上帝的提醒。」那时我以为那便是上帝要说的话。但,这就是异象的全部吗?

  相信是上帝让我回忆起这个经历。那天晚上,我再次问上帝,那个异象是甚麽意思。祂清楚地问我,那个异象令我联想起甚麽——原来是我大学时期每天也渴求的呼召记述,以赛亚书六章的景象。我竟然连上帝呼召我的声音也听不到!那时我便回答上帝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上帝,原来不曾放弃如此叛逆的我。

  召命?上帝,祢是看顾的神。

  辞职时,母会有福音干事的空缺,蒙教会厚爱,聘请了我。当时虽然清楚蒙召,但因事出突然,我也害怕自己是为了逃避现实,「逃」进神学院。因此先在教会沉淀思绪,并让自己有时间修补与身边各人的关系。

  感谢神!在期间与家人丶教会牧者述志时,他们也支持我的决定。让我在蒙召的路上,多了各人不同的祝福。

  事奉志向

  在二零一七年的浸神神学生体验营,林国彬院牧引述了一句令我细味的说话:「所谓召命,就是你个人最深的喜悦与世界最深的需要交汇之处。」

  每当我与信徒或寻道者讨论信仰时,不论能否得出一个各人也满足的答案,我也在过程中感受到上帝正在使用我——使用我在不同场合习得的信仰知识与灵命反思。我期望成为信仰追求者的朋友——愿意谦卑地聆听别人心中的疑惑,进入羣体,邀请他们与我一同探索信仰的真实。

  无论日後上帝带领我到工场牧会,或是另有安排,期望我也不忘初衷——以我最深的喜悦融入世界的需要。

  结语

  上帝是一位无边的上帝,只有上帝才可穷尽神学上一切的答案。但若果我能在探索上帝的路上,看见一处又一处前人写下的神学反思,不单刺激我的思维,还扩阔我对上帝的认识。我以认识上帝为乐。盼望道学硕士成为我进入神学教育的起点,不论日後牧会,或进深走向神学教育,也能以此课程为基础,踏进全职事奉之路。盼主使用,一生无悔。

  张肇伦(香港浸信会神学院)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云彩见证】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