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的启示

2832 期(2018 年 12 月 2 日) ◎ 教会之声 ◎ 龚立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普世关怀爱滋病主日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

  末後他必站在尘土上。

  我这皮肉灭绝之後,

  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上帝。

  我自己要见他,亲眼要看他,

  并不像陌生人。(伯十九25-27)

  这是约伯面对个人患难和朋友对他的质疑时所表达的信念。第一,上主是救赎主,是活着的救赎主。纵使约伯可能没有得到痊愈,但这没有改变上主是救赎主的身分,即上主必然会救他。第二,患何种病与何种安葬没有能力阻止约伯见上主,因为上主站在尘土上。上主不只是生者的救赎主,更是死者的上主。国际社会定每年十二月一日为「世界爱滋病日」;本港教会定每年十二月首主日为「普世关怀爱滋病主日」。约伯的经验如何帮助我们回应爱滋病?

  让我先分享一个故事:

  一位朋友伤心地跟我说,她的弟弟死於爱滋病。她继续说,她的弟弟四十多岁,跟父母一起住,但在某日,他突然搬离家,从此,就没有跟他联络上。她说,他的弟弟是一个很好的青年,对父母孝顺,工作认真。直到医院联络她说,他的弟弟因爱滋病离世了。我的朋友流泪地说,不知道他这两年怎样过。到今日,她仍没有勇气向父母说出他的死因。

  相对於其他病患,爱滋病患者不容易向人说出他的病患。一来,爱滋病患者本人可能将爱滋病与性道德拉上关系(感染爱滋病可以有很多理由);二来,因将爱滋病与性道德拉上关系,社会对爱滋病制造社会标签。结果,爱滋病患者得到朋友和社会的关怀和支援却减少。尤其当病发时,爱滋病患者更不愿意与外界接触,因为他不想让人以道德眼光看待他的病情。

  约伯遭遇提醒我们:第一,对爱滋病患者的关怀没有需要考虑病患者的前因後果。关怀者不是医疗人员。约伯朋友的失败是他们将关怀变为道德判断。当然,若病患者主动分享他患病过程,我们就要聆听。第二,上主是爱滋病患者的救赎主,所以,上主不会忘记他们,不会排斥他们。除了提供药物和照顾外,我们有责任塑造一个没有歧视的社会,让病患者感受到被接纳。第三,因传染的考虑,爱滋病患者离世後的遗体须要采取额外的预防措施处理。这是可理解的,但我们要对遗体尊重,并要顾及幸存者的感受。这是上主也是死人的上主之意思。

  在「普世关怀爱滋病主日」,我们要为病患者带来盼望,即「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後祂必站在尘土上。」

  龚立人(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副教授)

【要闻】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释经讲道】

【云彩见证】

【传道故事】

【信.道.灵.心】

【四环九约赏教堂】

【城市心灵】

【平视人生】

【心灵絮语】

【教会丶机构短讯】

【明心见证】

【牧心世情】

【生命同行札记】

【画出深情】

【阡陌上的邂逅】